打法时间刺客怎么玩才厉害小说?

  黑暗之中。  一个身姿挺拔,气势不凡的男子在诉说着,而他倾诉的对象是一个少年。  “为父没得选择,但你一定要坚守本心,将来我们二人谁走错了路,另一个一定要将他纠正回来,如此的话就一定还有机会……”  话语声断断续续,忽高忽低。  谈话之中,二人身影渐渐模糊,但男子的话语却久久不散。  突然,男子轻抬右手,掌心之中绽放金光,随后出其不意的朝眼前少年打出一掌。  一只金色的掌印正中少年胸口处,掌印四周无数金银两色的丝线飞散而出,消匿于空气之中。  “儿子,不要怪我……”  男子说出此话时,金银两色的光芒充斥四周,将二人身形彻底淹没。  少年抬手,想要抓住面前男子的手臂,但为时已晚,对方身形在其抬手的瞬间就已彻底消失。  ……  华夏历2293年,三月上旬。  金桂市,平安镇。  高三(5)班教室内。  班主任刘春兰站在台前,双手撑着讲台,摆出一副威严状。  她背后是一块写满了字的黑板,黑板右上角落处写着“距离高考还剩99天”,并且数字处有多次擦拭的痕迹。  “同学们,距离决定你们人生的高考还剩下三个月,该教的老师们也都教完了,剩下的都要靠你们自己。虽然我说过很多遍,但这些话还是要说,那就是勤能补拙,尤其是在这如今的时代之下,我们更应该把握每一分每一秒……”  刘春兰是高三五班的班主任,同样为文化课的老师,负责教授整个年级的历史。  她年约五十,体型略胖,长相虽然普通,但此时此刻给台下教室内的学生训话之时,面容之上充斥着几分莫名的威严。  当然现在还不是她最恐怖的时候,如果一旦被她发现某个学生学习不用功,或者上课开小差,那才危险,所以背地里也有本班学生称呼她为“刘阎王”,并且这一叫之后,整个年级也都在暗地里传开了。  台下的学生大部分都正襟危坐,不敢有丝毫分心。  对于他们来说,将来是成龙成凤,男的迎娶白富美,女的变成白富美,还是泯然众人,可就看这三个月后的高考,那可是一场没有硝烟、决定未来的战争。  当然,班级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但还是有那么一小撮人,与四周的莘莘学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这些人大都坐在后排。  “不——”坐在最后排的某个男学生突然大叫一声,声音十分高亢,同时还带有一丝的惨烈。  此人从最后的座位上猛然站起,双手重重的拍在了身前的桌子上,发出一声砰响,吓得附近学生一哆嗦。  就连台上的刘春兰都被这突然的一下给弄懵了,显然她也不敢相信还有学生敢在自己主持的早课上神游天外,还整这么一出。  “雷易,又是你个小兔崽子,我的早课你也敢开小差!”  刘春兰看到后排依旧站直的人影后,满脸怒容,犹如发怒的狮子般咆哮一句,手边的粉笔化作一道暗器,朝着后方打去。  这一手“暗器”可是刘春兰的绝技,教书接近三十年,她丢出去的粉笔打的那是又快又准,等闲学生被击中之后甚至都反应不过来。  而且粉笔的质量轻,就算打中了人也没事,最多身上带点粉笔灰,也算是一种警示。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雷易一脸惊愕,还带有一丝懵逼,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脑子中又浮现出了那一段记忆,导致自己又出神了。  但就在此时,他感应到一股劲风来袭,右手条件反射般的点出两指,手臂“刷”的一下伸出,旁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随后一夹就将飞来的“暗器”给夹住了。  他看着自己抬起的手臂,看着被两根手指夹住的粉笔,真的懵逼了。  “蹬蹬蹬”的大步声响起,刘春兰就好像知道雷易会接下自己的粉笔,快步走到了雷易面前,满脸怒气冲冲。  “雷易,你小子又开始了是吧,三天两头来这么一出,也不给我消停一些,你知不知道……”  一阵叽里呱啦的呵斥从刘春兰嘴中爆发而出,但当事人之一的雷易却陷入了迷茫,就连那犹如机关枪一般的叨唠声也逐渐从他耳边消失了。  “我的名字叫做雷易,年龄17岁,没有家,独自一人暂居在是平安镇郊外的临时住宅区;我在平安镇高中上学,每天都要学习到晚上九点才能回去,高三学习很辛苦;我不抽*,也从不沾酒,没有任何不良学生的恶习;晚上十一点睡觉,早上七点起床,每天要保持八个小时的充足睡眠,睡前我会做两个小时的锻炼,确保上床后能够马上入睡,基本上都是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给第二天;高三体检正常,医生也说我很体质没有问题……”  雷易脑中闪过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他来到平安镇已经一年多了,因为年龄的问题必须要完成学业,这才进入了适龄的平安镇高中学习。  至于他之前在哪里,他的记忆一片模糊,只依稀记得自己在一阵金光之中出现在了平安镇附近。  之后他所在的小村子遭逢大变,他自己也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平安镇,并且成为了一名高三学生。  “雷易,今天我罚你抄写历史课本!”一声厉喝将雷易从神游天外拉了回来,这是刘春兰的命令。  “哎,知道了!”雷易无奈,缓缓坐下后拿出了历史课本,开始抄写起来。  班级里的其他学生也算是见怪不怪了,虽然他们对于雷易这个“插班生”一开始还有些好奇,但对方愣头愣脑的,长相也普普通通;这相处一年多下来,他们对于帅哥靓女可能还会感兴趣,但发觉雷易没什么特色后也就不再关注。  对于他们来说,学习最重要,其他一切能够让他们分心的东西都是“歪门邪道”。  不过他们对于雷易能够徒手接下刘阎王“暗器”的本事还有些好奇,毕竟这一手可是让整个高三年级的学生防不胜防,痛苦不堪,雷易这么普通的人是怎么接下的呢?  雷易对于全班同学的关注也丝毫不在意,熟练的取出了历史课本后,打开第一页开始抄写起来。  华夏历2000年,天地剧变,异兽降临。  这一年是人类的灾难,世界各地出现巨大的地下裂缝,甚至“空间裂缝”,各种体型千奇百怪的异兽从裂缝内出现,开始袭击人类和各种动物,生态链遭受严重威胁。  异兽的体型差异极大,巨大的异兽可以媲美摩天高楼,小型异兽不过家畜般大小,但异兽最为危险的却是凶性和破坏力,还有那无穷无尽的数量,这对于人类来说可不是关押在笼子里的老虎和狮子。  一开始人类依靠强大的武器应对,但随着时间增长,人类发现热武器在与异兽的交手中逐渐失效,并且异兽的实力更是飞速增长,人类头一回意识到自己可能遭遇的是灭绝危机。  华夏历2100年,绝境逢生,反击开始。  这一年是人类最危险,也是载入史册的一年,经历了和异兽的百年战乱后,人类的热武器全都因为“不知名原因”失效,生死存亡于一线。  就在这一年,人类发现世界的改变并非是朝着不利于人类的方向,相反这个变化对于人类和异兽都是公平的。  这一年,人类首次发现了“武道”,并且成为了今后人类对抗异兽的最强大依仗。  同一年,人类史上首个武者诞生,武者的出现,改变了人类对于异兽的弱势地位,这也预示着人类终于有了对抗强大异兽的手段,异兽变的不再可怕。  华夏历2200年,人族不灭,武道大兴。  随着武道的发展,人类之中出现了无数精才艳艳之辈,他们的武道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带领着人族打败了强大的异兽,拯救了家园。  异兽被消灭,被驱逐,空间裂缝被强大的武者以各种手段封印,危机解除,人类终于结束了长达两百年的“异兽之战”,保卫了家园。  武道成为拯救人类的力量,随着异兽威胁被解除,各地开始大规模推行武道,培养各种武道人才,武者一时间成为全民向往的存在。  现在是华夏历2293年,距离六月中旬的高考还有三个月时间。  雷易停笔,揉了揉因为抄书有些发酸的手腕,视线看着课桌上的历史课本,眼中充斥着一丝憧憬和异样。  他虽然没有经历过当年的“异兽之战”,但看着课本上的插图和文字,也能够想象在那些恐怖的异兽面前,人类是如何不畏强敌,与它们对抗的。  而雷易出现在平安镇,也是拜异兽所赐。  虽然异兽已经被驱逐出了人类生活的世界,但因为异兽降临,导致世界各地都有不稳定的空间裂缝存在。  有些裂缝没有被发现,就有很小的几率出现异兽。  异兽袭击人类的可能性比中彩票还要低,就好像你出个门被陨石砸中一样。  但几率低是一码事,你遇到了又是另一码事,指不定你走着走着面前就打开一道空间裂缝,从中蹦跶出一只异兽出来。  雷易记忆中碰见的村子就被一只异兽袭击了,世事难料,小村子被毁,人也死伤大半。  最后村子里活下来的人都被送到了距离最近的平安镇内安置,雷易也就是这么来到平安镇的。  虽然记载中最近一次异兽出没是在几十年前,但有时候灾难还真就难以预料。}
  “喂,您好,是桑乔小姐的家属吗?桑乔因为意外交通事故导致失血过多……就在江城第三医院,你能过来……”  小姑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边的男声给打断:  “她要是没死,就不用通知我,没事乱跑什么,不知道今天是娇娇的电影首映吗?我们哪有时间去给她签手术单之类的,她怎么不直接被车撞死?”  “我不管你是真的护士还是桑乔雇佣的人,你告诉她,总这样闹只会让人厌恶,她要是懂事一点,死不了就别打扰我们,我们说不准还能高看她一眼!”  两段话音刚落,电话就直接被掐断,小姑娘握着手机难以置信,随后有些心疼的看着躺在推床上的女人,“这是什么家人啊,说畜生也不为过,什么叫做死不了别打扰他们?”  因为小姑娘开的是免提,病床上脸色苍白无力桑乔自然也是将这些话全部听在耳旁。  她意识近乎模糊,双手都是血迹,浑身上下已经分不清哪疼,心脏如同被四分五裂般痛。  所以她这个亲生妹妹的性命还比不上一个养女的电影首映吗?  在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早在三年前她出国治病,家里人以思念她为由收养桑娇后,那个家就再也没有她的存在了。  从属于她的房间被桑娇霸占无人替她出头,从桑娇一次又一次的陷害得手,从买礼物再也没有她的份,她就该明白这点的。  可那明明是她的家,她的家人啊……  人在临近鬼门关总会想的比较透悟,自己无数次忍气吞声,无人在意的画面在脑海闪过,她心里难受不已。  此刻,桑乔的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无论是四个哥哥,父母,还是桑家都算了吧,她不再强求了。  她的脑袋无力往左侧躺去,视线正巧看到隔着一条走廊对面的男人,下巴削薄,性感的喉结微滚。  光从一张侧脸就能看出来颜值极高,也有种熟悉感,不容她多想,桑乔的脑袋越发沉重很快便支撑不住,陷入了昏迷。  不远处——  司镜将她们的对话全部听在耳旁,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一句,小姑娘既可怜又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他伸手指了指那边,“礼哥,你看那個小姑娘是不是有点眼熟?”  闻言,身穿黑色西装革履的男人缓缓抬起眼皮子瞥了过去,原本漫不经心的视线在落到小姑娘脸上时,神色一变。  还不等司沉礼开口说话,司镜忽然想起什么,脸色大变,“那不是去年嫌弃你年纪大,死活要退了娃娃亲的桑家千金吗?要我说,年纪大根本就是个借口,她分明是嫌弃你那时候又丑又瞎又瘸!”  “我听说她这些年过的也不怎么样嘛,在家里在外都还不如一个养女,啧,活该,要我说这就叫……”  司镜的话还没有说完,身旁的男人便大步流星的往对面走去,跟护士交谈着什么,随后在一张单子上签字。  紧接着桑家那千金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司镜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司镜几步跑过去,不解道:“礼哥,她当年这么羞辱你,你居然还管她死活?”  司沉礼面色淡然,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男科的号还有十分钟,再不走是打算再挂一个号?”  此话一出,路过的人纷纷用一言难尽的眼神打量着司镜,好似再说:看不出来啊,小伙子居然那方面有毛病。  “!!!礼哥,你小点声。”司镜的脸瞬间爆红。  他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过礼哥要低调,要小声,尽量不提那两个字,可!是!现在礼哥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点也不带掩盖的说出来。  他几乎能感觉周围看过去的视线火辣辣,他怀疑礼哥是故意的,但没有证据。  “还不走?”  “我走,马上就走!”司镜一溜烟就跑掉,生怕自己继续待下去,礼哥还会说出什么吓人的话来。  -  -  手术结束后,桑乔便被推入普通病房,男人站在一旁,深不见底的眸子落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  身上的病号服被她穿的宽宽松松,毫无血色的唇干涩,她整个人显的越发脆弱,像是易碎的娃娃。  司沉礼喉结微滚,半蹲着身子,伸手欲要去碰她的脸。  忽然  病床上的桑乔动了动手指,他迅速抽回手来,紧接着他便看到小姑娘缓缓睁开眼睛,秀气的眉头微蹙。  桑乔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他,“是你替我签的手术单吗?”  “嗯。”男人动了动薄唇,声线低沉。  “谢谢,这位先生,不知道您贵姓是?还有手术费用了多少我给转你。”  桑乔心里有些苦涩,陌生人给的善意与家人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深吸一口气,以后她再也不会在意桑家人了。  司沉礼的节骨分明的大掌下意识伸进西装裤口袋里,摸索了好几下,才成功拿出手机。  他点开微信二微码递给她,“账单晚点发给你。”  “好的。”桑乔伸手摸了摸口袋,随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了。  视线一转便看到柜子上自己的手机,上面还有血迹,想来是护士帮她拿过来的。  成功的扫上男人的微信的后,她发现自己有他的微信号,备注:前未婚夫。  桑乔惊讶不已,她印象里的前未婚夫不是瘸着一条腿,脸上大片毁容吗?那时候她还因为自己退婚而内疚很久。  再看看眼前这个人,不仅腿没事,五官更是英俊帅气,难道是治好了?  桑乔想起当年自己去退婚,把这个男人嫌弃个遍,从年纪到生活习惯,再到不会哄女人。  啊啊啊啊,尴尬,所以他这是没认出她?  “嗯?怎么不加?”司沉礼不急不缓地盯着她脸上变化多端的小姑娘,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  “要不…我直接支付宝转钱给伱吧。”桑乔弱弱出声,底气不足。  “我没有支付宝。”男人神色淡然,纵使说的是假话,任然脸不红心不跳。  “那你留个卡号我给你转账?”}
【飞卢小说网独家签约小说:我的斩魄刀可以停止时间】穿越至死神世界,成为了京乐春水的侄子,京乐时墨,绑定了打卡系统,打卡就能变强,更是获得了唯一时间系斩魄刀。时间回溯,时间停止,时间线斩断……然而在死神这种危机四伏的世界中,为了自身安全,他果断选择加入四番队。你说我是馋花姐的身子?你**,我明明只是想要在回道上更好的发展!等等,真香……飞卢小说网提醒您:本小说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时间刺客怎么玩才厉害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