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德云社西厢记台词岳云鹏说的

审讯室里的白炽光直直的落在男子头顶,像是一束舞台的追光,打出王九龙精致的轮廓五官。

王九龙紧抿着唇,半垂着眼,默不作声,微长的发慵懒的在额前卷出一个弯。

“王先生,前段时间张云雷出了首新歌。”

黑暗里传出周九良的声音,他懒散的窝在墙角的沙发上,放松的像是和老友闲谈。

“听说张九龄是张云雷的狂热粉丝。”

像是被戳中了最柔软的地方,王九龙的表情终于开始有些松动,睫毛颤了颤,半阖着眼掩盖住眼底的情绪。

已经许久不曾饮水的缘故,王九龙一开口,声音低沉沙哑的可怕。

“他昨天也来自首了。”

王九龙猛的抬头,头顶的审讯灯亮的刺眼。他下意识伸手想要挡住光源,却只是徒劳。手铐清脆的响动像是在提醒他,他已经不是那个万众瞩目受人追捧的舞台剧演员王九龙了。

王九龙无力的垂下手,像是同命运妥协。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我是来帮你的。”

周九良置身于黑暗中,语气中带着些蛊惑的味道。

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揉捏着一只恐龙玩偶,眼神却亮的惊人,像极了审判世间的黑猫。

“还是老周你行啊!你怎么知道用张九龄自首的假消息炸他的啊?在咱们局里查到的资料里,他俩好像并没什么关系啊。你这回立了大功就能升国务院公安部了吧?”

周九良刚一出审讯室就被市公安局局长一把搂过去,扯着个破锣嗓子嚷嚷。末了还拍拍他的背。

周九良一时不察险些被拍出去一个踉跄,手里的小恐龙也飞了出去。

周九良赶紧跟上一步,一个猴子捞月,从半空中救回小恐龙。转身飞了罪魁祸首一个白眼。

出了审讯室的周九良,像变了一个人,头上的小卷毛一颤一颤的,说话都带着小奶音。

朱·市公安局局长·云·烧饼·峰看着周九良抱着小恐龙安慰似的拍了拍,嘴里还念念有词:“不怕不怕,摸摸毛吓不着。”

朱云峰自觉无趣的摸了摸鼻子。

“老周,合着我在市局收获了一媳妇,你在省厅收获了一自闭症啊。”

“你给我当场去世你知道吗?”周九良奶声奶气的回怼。

朱云峰噎了一下,透过审讯室的玻璃看了眼里边安静坐着的王九龙。想起这次的案子也不再打趣,正了正色。

“老周,你也看出来了,这次案子恐怕不止这么简单的事,我给你调个助手吧。人美心善脑子快,就是......”特别爱哭。

朱云峰后几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周九良打断了。周九良低头看了眼手表,随意的点点头,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应付道。

“饼哥你看着安排就行。老秦还在外边等我呢,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话音未落,周九良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朱云峰在原地舔了舔后槽牙,又好气又好笑。

“得,这么多年我也算看出来没人能拦得住周九良下班。”

曹鹤阳带着副镜框,穿着一身白大褂朝朱云峰走过来,明显是刚完成一台解剖。

“在这自己念叨什么呢?走吧饼爷,回家了。”

烧饼笑的傻乎乎的,跟刚才没轻没重的揽住周九良不一样。他长臂一挥,轻轻的把曹鹤阳圈进怀中,也不嫌弃那人身上的味道,落下一个吻。

秦霄贤在门外等了周九良半天,半靠在车门处和不知道哪来的小姑娘笑着闲聊。

周九良走过去抱着膀,和怀里的小恐龙一块好整以暇的看着俩人。

秦霄贤感受到一道刺骨的视线,转过头露出一个看起来智商不太高的傻笑。

周九良没理会他,绕到副驾驶门。

秦霄贤立刻会意,跑到副驾驶那边一脸狗腿的帮周九良开门又伸手帮着遮了下车棚的位置。

原本和秦霄贤交谈的妹子有些尴尬,知趣的回了句。

“秦先生,那我们回头见。”

秦霄贤摆摆手,露出一个有些弱气的笑容。

“人家都走了就别看了。”

周九良细声细语的坐在副驾驶上,没眼看傻里傻气的秦霄贤。

秦霄贤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准备来一个帅气的单手倒车。

秦霄贤挠着头苦着脸下车去看刮了的地方。

“老秦,有人给你发微信!”

秦霄贤正心疼着检查刮花的地方,随口应道。

“你帮我看一眼是不是我妈,手机里有你指纹。”

周九良从善如流的打开秦霄贤的手机,入目屏保就是梅九亮。啧啧嘴,这么久了居然还是用梅梅这张照片做屏保。解锁,打开微信。

却是刚刚那个妹子发来的微信。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祝你们百年好合!”

周九良想了想给姑娘回了条语音。

“这位妇女您好,秦霄贤只是我儿子。”

当晚翻到这条消息的秦霄贤气的一边跳脚一边破口大骂。

周九良第二天如期见到了烧饼给自己的安排的助理,孟鹤堂。

人美倒是不假,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你,只觉得化了一江春水。

心善也是真的,看见宗卷上的命案是哭的梨花带雨,还攥着小拳头说要伸张正义,替冤魂平屈。

动不动爱哭周九良也能忍。

就是这破坏力是怎么一回事?

让他拿个卷宗来,不小心撕了;

让他扫个地,扫把折了;

让他帮自己整理一下办公桌,台灯碎了。

孟鹤堂紧张兮兮的挪着小碎步想要伸手去抓周九良的衣角。周九良吓得毛都炸了,一边后退,双手一边像小猫似的在身前扒拉。小奶音中带着一丝对生命的渴望。

“别碰我!我还不想祭天!”

孟鹤堂眼看泪花就要往外涌,“周老师,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嘎——”

周九良忍不住伸手揉揉自己脑袋上的小卷毛,连带着语气都软了几分,叹了口气。

“我算是看出来了,烧饼这孙子是拿你克我来了。别哭了,跟我去审讯室吧。”

孟鹤堂一秒收回眼泪,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抽抽搭搭的跟着周九良往审讯室的方向走。

王九龙垂着头,看见周九良推门进来的时候似乎有些诧异。随即又低下了头。

王九龙涉及的是一宗杀人案。

死者是D大学的一名德高望重的教授,姓曹。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在实验室里受尽凌辱,死状可怖。除了脸上,身上甚至没有一块好肉,像是效仿古代凌迟之酷刑。下体明显被性侵过,生殖器也被人割下塞进了死者嘴里。

凶手其变态令人发指,据说当天出警的***都忍不住干呕。

现场痕迹清理的很干净,基本找不到一点线索。

正当警方束手无策的时候王九龙来认罪了。

他进到警局那天穿了件黑西装,头发一丝不苟,像是马上就要去赶下一场演出。

王九龙在国内名气很大,总是全国巡演话剧,警局里也不乏他的粉丝。负责接待的警员走上前去客客气气的问道。

“王先生,您是来报案吗?是丢了什么东西吗?”

王九龙冷静的像是一潭死水,任何事都在他眼里泛不起涟漪。

“我来自首,教授是我杀的。”

警员只得将他拘留,可那天之后他却再不肯说一句话。静坐在审讯室里,不吃不喝,如同即将要凋零的枯木。

这次案件本来就因为迟迟破不了案从分局交由到市局而被上边盯着,再加上王九龙的影响力使得整个案件备受关注。

上边这才把省厅的精英周九良下派到市厅,负责协助这次案件。

周九良落了座,这次手里拿了本书,是本小学语文书。

“听说曹教授以前是D市重点小学的班主任。而且你和张九龄都是D市重点小学的学生,还是同学。”

王九龙的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声音早不复在舞台上那样温沉。

“咱们来玩个游戏,你猜猜我上一个审讯的是谁?”

周九良嘴角挂出一丝玩味的笑。

王九龙望向周九良身后,眸子中没有焦点,像是自言自语。

“他来了?”说完这句话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孟鹤堂本来拿着个本子在记录,此刻有些不忍心的望向周九良,试探性的小声问。

“周老师,我给他倒杯水吧?”

周九良点点头,孟鹤堂就放下本子,小跑着出门去取水杯。

周九良身体前倾,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眼神像利刃一般盯着王九龙。

“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王九龙张了张嘴,似是准备开口。门咣当一声恰好掩盖了王九龙轻轻吐出的一句话,周九良气的想砸桌子。回身一看是孟鹤堂端着一杯水回来了。周九良懊恼的把自己椅背上一砸,看着孟鹤堂略带担心的把水递给王九龙。

周九良摸摸自己脑袋上的卷毛,暗骂一句粗口。可看着孟鹤堂那双眼睛又于心不忍,只得在心里开始盘算谋杀市公安厅厅长朱云峰要判什么罪。

警方是通过王九龙这条线摸到张九龄的。

一个年纪轻轻颇有名声的业内知名娱乐公司经纪人,手下带火的艺人不计其数。

原本只是象征性的请人做个笔录,辅助调查。

可张九龄太冷静了,冷静的太不正常。口口声声说自己和王九龙不熟,甚至还显得有些厌恶那人。

此刻张九龄正抱着膀冷笑,面前摆着两杯热水,氤氲着雾气。

“周警官,您还是赶紧放了我吧。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还在家等着我呢。”

“听说张先生和嫌疑人王九龙是小学同学,关系不错吧?”

“呵,那个傻*。长得高智力却好像有问题似的,我跟那种被所有人欺负的傻子能有什么关系。”

张九龄痞里痞气爆粗口的模样,跟王九龙前段时间巡演的话剧中的角色相似度有九成。

周九良不急不慌的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间又腾出手递给张九龄一支。

张九龄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也不伸手接烟。带着点嘲讽的意味瞥了一眼。

“周警官,您也顶多能耗我12个小时,您说您也在我这得不到想要的信息,不如早点让我回家。我就一平头百姓,能跟这种重大命案有什么关系啊。”

周九良也不在意,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把烟搁在张九龄身前的桌子上,自顾自的又吸了一口。

周九良烟瘾是出名的大。孟鹤堂在身后被熏得眼泪汪汪。

“最多能拘你24小时。我已经向上申请了刑事拘留。根据刑事诉讼法第80条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其中之一就是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

“刑事拘留三十天。在三十天内可以提请检察院侦查监督科批准逮捕,检察院在7天内决定是否批准逮捕,总共37天。”

周九良一根烟已经到头,松开手指,任由烟头摔在地上,火星忽明忽暗。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对犯罪嫌疑人作精神病鉴定的期间不计入办案期限。”

“也就代表我可以在37天之后,申请对你做精神病鉴定。在检查期间你都要待在这里了张先生。”

周九良面上始终是淡淡的,语气却愈发的冷。张九龄脸上的假面具也逐渐破碎。

“如果我想,我可以拘你一辈子。还有你的恋人,王九龙。所以,要不要考虑合作呢?”

张九龄浑身一震,不知道是不是信了周九良的话,眼睛里的光骤然熄灭。

周九良状似无意地将自己的杯子靠近张九龄的杯子,看眼前人并没有反感的将自己杯子挪走,反而是拿起了烟。

“周警官,介意借个火吗?”

由于这次案件社会影响较大,连国务院公安部都调派了俩人负责协助破案。但到现在也没透露人员姓名。

周九良刚出审讯室的门,急匆匆的准备下班,手机适时响起铃声,周九良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笑的漏出一口大白牙。

周九良怎么也没想到这次上边派来协助的是栾云平和高峰。

栾云平在国务院公安部的物证鉴定中心工作,是情报信息处主任。也是周九良的大学学长。

高峰则是物证鉴定中心的微量物证检验技术处主任。

高峰和栾云平打从大学那阵就好上了,俩人跟神仙眷侣似的。听说一毕业就去国外领证,现在都是老夫老妻了。

两个人都是极温柔的人,除了办理公务时,私下里总是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上学时也对周九良多有照拂。

周九良见到高峰栾云平的时候忍不住感叹,岁月总会对一些人格外温柔。俩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似乎并不曾被风霜磨砺。

栾云平还是当年那副像个老妈子一样喜欢碎碎念,刚一进饭店包厢就开始了。

“高老板你这次来就带两件衬衣不够吧,告诉你多带几件厚衣服你就是不听。”

高峰一脸无奈的朝周九良笑笑,体贴的帮栾云平把大衣和围脖摘下来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栾云平坐下喝了口高峰倒好的热水暖暖身子,又转移了***口。

“九良,明儿跟你高哥一块去买身衣服吧。你看你腿上那条波点裤,打从你上大学就一直穿着了。”

“不是我说,这些年你身边也没人照顾你,但也不能过活的这么随意啊。得了,明天我陪你们爷俩去买衣服。”

周九良在心里拒绝三连,小奶音叫了声栾哥却不知道怎么拒绝,急得小卷毛都抖三抖。

高峰适时接过话头,笑的一脸妻奴样。

“咱们也不是来旅游度假的,先忙正事。回头你想怎么招我都听你的。”

栾云平还想再说什么,就被来人打断了。

“栾哥,高老板,周老师。”

今儿个一同来吃饭的还有孟鹤堂,此刻正站在门口,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穿了件黑色卫衣,背了个双肩包,左耳上的黑曜石耳钉还随着主人的动作折射出光芒。明明快三十的人了,却像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说实话,周九良怎么也没想过孟鹤堂快三十了,更没想过孟鹤堂是栾云平的好友。

还是栾云平在***里告诉周九良:明儿吃饭记得叫上小孟,听烧饼说他把小孟调给你当助理了,你可不许吓唬人家。那可是我当亲弟弟的人。

周九良小奶音嘟嘟囔囔,“这怎么跟包办婚姻似的。再说了他都快给我办公室拆了,这破坏力谁敢吓唬他啊。”

孟鹤堂一进门就被栾云平招呼着坐到了自己和周九良中间。

一整晚栾云平都让周九良深深产生了一种他和高峰要把孟鹤堂嫁给自己的错觉。

周九良蹙着眉头,坐在车里。紧握着方向盘的指节用力的泛白,浑身散发着令人生惧的低气压。

摇下车窗点了支烟,还没抽几口,就听见旁边传来压抑的咳嗽声。

这才想起来孟鹤堂坐在自己身边,烦躁的将烟掐了,顺手撇出窗外。

一小时前,栾云平坐在周九良对面的椅子上,将几张打印的资料放在俩人面前的办公桌上,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我们在网络上发现了一位ID叫:凋零向日葵的用户在某网站上发布了一个帖子。内容指责死者曹教授曾在D市重点小学任教时性侵学生。这个帖子在我们发现时,已经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我们对用户IP进行查找,发现了这个地址。”

栾云平抽出最下边的资料,指着上边的一行字。

“D市金龙湾小区9栋5单元1603”

这个地址甚至在他的车载导航里还留有记录。

他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安安静静的孟鹤堂,刘海柔顺的挡在额前,看不清神色,坐在那里像只无害的小绵羊。

伸手解了安全带,一个没控制住小奶音又跑了出来。

孟鹤堂像回了神一般就准备下车,又被安全带给拽了回来。周九良又气又好笑,只得给孟鹤堂亲手解了安全带,又带着人上楼。

周九良伸手敲门的那一刻甚至还在心里希望只是自己记错了,或者栾云平的ip查错了。可当曹鹤阳带着熟悉的笑意开门,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平静。周九良终究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曹鹤阳还是那副淡淡的笑意,侧过身子,让出门口的位置。

“进来坐吧,等我给烧饼熨完这件衬衫就跟你们走。他这个人啊,总是毛毛躁躁的,总是要我跟在他屁股后边收拾。”

周九良和孟鹤堂跟着进去,曹鹤阳走到桌子旁边拿起熨斗,背对着身后的两人。声音听起来有些缥缈,带着些叹息。

“以后就要他自己熨了,就他那个五大三粗的性子,也不知道会不会熨糊了。”

孟鹤堂泪窝子浅,当下眼眶就红了。

周九良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能试探着伸手去捏捏那人的手。结果被孟鹤堂一把抓住,反倒叫周九良有些无所适从。

周九良做梦也没想到他有一天会和曹鹤阳在这种情形下谈话。

审讯室头上的灯滋啦滋啦的叫了两声,似乎是灯泡里的钨丝有些老化了。

曹鹤阳坐在对面的椅子里,手上的手铐折射出银色的光芒,周九良只觉得眼睛有点疼,索性垂下眸子沉默。

周九良始终保持沉默,甚至连眼皮都不曾抬起。

曹鹤阳笑着打趣,“你这模样倒像是我审你。”

孟鹤堂在后边早就红了眼眶,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手里的记录本上,氤氲了纸上的墨迹。

周九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抽抽噎噎的孟鹤堂,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包手纸扔给他。

曹鹤阳的手链发出声响,周九良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曹鹤阳已经换了个舒服的坐姿。见周九良还是那副闷闷的样子,曹鹤阳像是为了宽慰他一般率先开了口。

“九良,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周九良没做声,却抬起一双猫眼注视着曹鹤阳,像是默许。

曹鹤阳像是陷入了回忆,注视着角落的黑暗缓缓开了口。

“从前有个小男孩,一个很普通的小男孩。在他八岁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个新的班主任。班主任很凶,甚至还会动手揍他们。长长的教鞭抽在手心里,疼的钻心。等再拿起铅笔写字的时候浑身都疼的直打颤。

班级里的孩子没有人敢反抗,那个班主任就变本加厉展露出恐怖的本性。他把班里的同学按照学号,一天一个的叫到实验室里,把他们按在实验桌上,扒下他们的裤子。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自己的欲望。任凭小孩子们如何哭喊挣扎也无济于事,那只会令那个恶魔更兴奋而已。

每个孩子都被威胁着不许说出去,不然就会有更严厉的惩罚。

孩子们因为恐惧而变成甘愿臣服于恶魔的奴隶。他们变得冷血,变得麻木,甚至还会冷眼瞧着同学被叫到实验室侮辱,发出恶毒的嘲笑。

年级里的其他老师甚至撞见过几次,可他们也只是冷眼旁观,隔岸观火。甚至还会体贴的帮他们关好门。

冷眼旁观隔岸观火又怎么不是帮凶呢?

这个学校里的每个人都有罪。

你能想象到那个恶魔甚至还会牵着孩子的手,对等在校门口的家长解释说是放学后帮孩子在实验室补课。换来家长感激涕零的道谢和后续的送礼。好笑吧。”

曹鹤阳抬起眼皮,淡淡的笑着,口吻陌生的如同在叙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第一个被叫到实验室的孩子,也就是学号第一名的那个孩子,开头首字母是C。他叫曹鹤阳。”

周九良嗫嚅着只能徒劳的唤出一声“四哥”。身后的孟鹤堂也早已泣不成声的骂着人渣。

烧饼,也就是前任市公安局局长朱云峰趁乱劫走的。市厅已经对朱云峰曹鹤阳俩人贴出了逮捕令并撤销两人所有职位。市局所有事物暂由周九良和副局长全权代理。

周九良知道朱云峰拉了电闸,也知道他劫走了曹鹤阳。这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周九良趁着黑暗,迅速起身,掏出腰间的钥匙解开曹鹤阳的铁铐。在黑暗中彼此交换了眼神。

烧饼从外边推门进来飞快的朝周九良打了个手势,带着曹鹤阳一路跑出去。

老秦早就在外边等着了,接到人就一溜烟开了出去。

这次单手倒车难得没挂车。

高峰和栾云平嘴里说着没查到任何痕迹,背地里却把查到的关于这一切的线索暗自销毁了。

孟鹤堂在警局里还是动不动跟个泪包似的。可在周九良的家里却换了副模样,戴着副金丝框的眼镜,松松散散的系着浴袍,手里端着红酒,站在二十二楼的落地窗前借助窗帘遮挡着自己的身影,观赏城市里灯火辉煌的夜景。眼神锐利的像是猎豹。

周九良披着同样质地款式的浴袍,发梢还带着湿意。从后边环住孟鹤堂的腰,把头搁在人的颈窝里。嗅着俩人相同的沐浴露味道。

“下一步怎么做,孟哥。”

周九良的声音显得闷闷的,像个撒娇的孩子。

孟鹤堂转过身来捏住周九良的下巴,笑的痞气,呼出的气息带着些酒香。

“当然是把我们的同伴救出来啊,周宝宝。”

孟鹤堂附上一个吻,红酒的馥郁香气在两人口中晕开,像是玫瑰绽放在夜里。

这城市的夜里看起来依旧灯火如昼,川流不息,暮色弥漫在每个人的心里。黑暗的藤蔓在不知名的地方肆意疯长,爬满人性深处。

张九龄和王九龙很快就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整个案件也因为外界舆论的施压而愈演愈烈。

警方迟迟抓不到潜逃的朱云峰和曹鹤阳,周九良带队去抓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这俩人每次都能及时逃掉。

警局里的警员每天都看见周九良焦头烂额的在警局里处理案件,身后还跟着小白兔似的孟鹤堂。高峰和栾云平也或多或少的帮着忙。不过身份摆在这,能帮的也很有限。

网上那个帖子更是传的沸沸扬扬,甚至开始有人站出来说自己就是当年被性侵的其中一个学生。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引起了广大社会的观众。

让警方不得不着手调查关于死者曹教授事关性侵学生这一案件。

调查结果更是让人吃惊,死者在D市重点小学任教期间,曾性侵200名学生之多。并且多次受贿行贿,其中受贿行贿金额已经无从考证。

在D市大学任教期间也曾对女学生进行性骚扰,并威胁其无法毕业。

周九良为此忙的整日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起码外界看来是这样的。

周九良和孟鹤堂对了一支烟,看着忽明忽灭的火星燃起一缕朦胧的烟雾。

周九良斜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难得撕下了“又红又专”的面具,嘴角勾出一丝微妙的弧度,看着孟鹤堂消瘦的背影。

如果说王九龙和张九龄都是他们计划好了,只是为了引起社会注意的一环。

连曹鹤阳朱云峰也只是险棋中的一步。

所有做戏都是给外人看的,迷惑敌方。

可秦霄贤被捕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周九良无权参加秦霄贤的审问,一切由副局长杨九郎代理。

周九良站在审讯室外的玻璃看着,一如当年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班主任凌辱自己的同学,他只能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不叫自己喊出声来。他看见玻璃中自己的倒影,面色惨白。

周九良看着秦霄贤擦着他的肩被警员押走,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手上和脚上的铁链随着走动而发出声响,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周九良的心上。

周九良想要跟过去,被孟鹤堂悄悄拽住了袖口。他们知道秦霄贤是怕牵连他们。可他也没办法看着秦霄贤入狱,那是他们的同伴。

当晚周九良趁夜潜入警局里暂时关押刑犯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秦霄贤关押的单间,正欲掏出钥匙。

后腰就被一个硬物抵住,周九良一边盘算着掏***有几成胜算,一边缓缓举起手让对方减轻戒心。

突然间灯光亮起,晃得两人都是一震。火光电石之间周九良掏出别在腰上的手***回身抵在那人的脑门上。

杨九郎拿***抵着周九良的心口,周九良拿***指着杨九郎的眉间。

张云雷则一副没睡醒的慵懒模样斜倚在门口,手上还保持着开灯的姿势。

“哟,这不是我们小师弟吗?”

周九良曾经跟师父学过一段时间的三弦,张云雷则是他的同门师哥。

杨九郎则是笑着把***收回去。

“不是我说,兄弟,您这也来的忒早了。自己人自己人。”

周九良烦躁的蹙着眉头,依旧保持着拿***的姿势。

张云雷终于站直了身子,不知从哪也掏出一把***把玩。

“师弟,把***放下吧。”

原本应该在狱中的秦霄贤也不知从哪冒出来,跟个竹竿似的。

周九良似乎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放下***叫了句师哥。

张云雷撇撇嘴,“老秦好歹也是我半个粉丝,我宠粉。老早之前就花大价钱从黑市上买了个死刑犯,跟老秦八分相似。那都是我辛辛苦苦赚出来的钱啊。”

周九良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死在狱中的“秦霄贤”。

“是我没让小孟告诉你的,没想到你还真敢只身来劫狱。不愧是我师弟。”

周九良眯着眼一副痞里痞气的模样。

话音刚落,狙击***的瞄准红点就像打招呼一样在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随即又消失了。

王九龙和张九龄一早就在对面的大楼上架好了狙击***。

“李鹤东还有谢金也在外边接应。”

杨九郎挑挑眉,露出一抹欣赏。

“趁现在带着老秦走吧,明早就会传出秦霄贤畏罪自杀的消息。回头让高峰栾云平他俩帮着擦个屁股。反正他俩闲着也是闲着。”

秦霄贤耸了耸肩难得不是一副傻兮兮的模样,眼里露出一丝专属于公子哥的骄矜意味。

“我身上藏了微型炸弹,本来打算炸了警局的。”

“你这孙子打算跟我们玩同归于尽啊?”

杨九郎不知道是急得还是气的,瞪大了双眼。

周九良也有心情开玩笑了。

所有的一切,早在一开始就被计划好了。

先是周九良主动要求调派,再由烧饼将孟鹤堂调至周九良身边。俩人一边演着戏,一边给同伙传递信息。

周九良和几位在警局卧底的同伴身份在行动计划中都是代号,被隐秘处理。

周九良只好在审讯时一次次的暗示,“我是来帮你的。”

但孟鹤堂不一样,他负责联络所有人。每个人都见过他。

所以为什么王九龙在第二次审讯室会露出诧异的表情。那不是看着周九良,而是看着周九良身后的孟鹤堂。

这就是为什么孟鹤堂能恰如其时的端着水杯进来,恰巧掩饰住王九龙的话语声。为什么周九良看起来生气,却也不再追问。

孟鹤堂表面上是递水,实际上在王九龙的掌心轻轻划过一个字母“H”。

周九良的代号是“H”,因为他的曾用名是周航。

王九龙会意的在孟鹤堂手心里打了个圈。

周九良看见这一幕气的想直接把这孙子真的关进大牢里。

张九龄的演技是王九龙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教的,台词更是各种意义上的嘴对嘴教学。

抱着膀往那一坐,一副拒绝配合的模样演的惟妙惟肖。

周九良则是他的师哥当红明星张云雷一点一点教出来的,正儿八经教的。

周九良一边演戏一边念台词,心里直想乐。

合着这是王派演技和张派演技的对决啊。

张云雷只参与了一起杀人这项娱乐活动,他们原本也没打算让这个浑身都是钢板的瓷娃娃做些什么。他们也根本没料到市局副局长杨九郎是张云雷的恋人,甚至倒戈到了他们阵营。

烧饼负责的反侦查一向做得好,他负责收拾现场。曹鹤阳负责在解剖时帮着掩埋罪行,顺便进一步在网络上造势。

这俩人早就准备在这次行动结束后就远走高飞隐姓埋名。所以小四被捕,烧饼劫狱也都是计划中的一环。

周九良表面带人去追,实际上走的都是相反方向,迷惑众人的而已。

孟鹤堂表面上像个小泪包似的,也只是放松所有人都警惕。看似破坏力极强,实际上毁掉的都是不利于他们自己的证据。

栾云平和高峰也在暗中观察,帮助他们。国务院公安部的人,更是能拿到第一手资料。更何况栾云平在信息情报处工作,神不知鬼不觉的删掉一些资料或是故意引导警方一些错误方向更是轻而易举。

高峰则是八面玲珑兢兢业业的人,任警方再如何怀疑,也始终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

时间一到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放人,表面上把王九龙张九龄从这件事中刨出去。

俩人出去之后装作休息的样子纷纷告假,实则在暗中协助剩下的人。

一环扣一环,都是计划之内的事情。

到后来的秦霄贤被捕才是他们真正没有计算到的。

秦霄贤平时就负责制作些武器,偶尔在黑市上倒卖。谁也想不到看起来傻兮兮的富二代,实际上是一身上随时携带炸弹的主。

朱云峰和曹鹤阳在远走高飞的路上,一时不察让上边指派的***拦住了。

秦霄贤无奈之下只得扔了个烟雾弹,掩护朱云峰曹鹤阳逃走。自己则被捕了。

在杨九郎说秦霄贤袭警的时候,秦霄贤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老子连能炸了你们警局的微型炸弹都没用,好端端的藏在袜子里。是个屁的袭警。

张云雷认识秦霄贤,除了知道他是自家师弟周九良的好友之外,还听说是个崇拜自己的粉丝。在酒吧里一晚上唱了三首自己的歌,就这么小二十分钟里,话筒磕了12次下巴。

听着智商就不太高的样子。

张云雷表面上涉及不深,实际上为每个人都留好了退路。

“小眼八叉的,我要劫狱。那是我粉丝,我宠粉。”

杨九郎笑眯眯的给张云雷披上外套,怕人冻着。

“得嘞,全听祖宗您吩咐。”

张云雷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像是朦胧的画意。偏过头望着杨九郎。

“你就这么从警局叛变了?”

“我永远只忠于你一个人。”

秦霄贤“畏罪自杀”,秦家从表亲那里过继了一个孩子过来,叫秦凯旋。傻兮兮的,话筒磕下巴专业户。

朱云峰曹鹤阳改头换面开了家餐厅,生意还挺火爆。

栾云平早在很久之前就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们所有人安排好了另一个合法身份。

不过说实在的,曹鹤阳那双拿手术刀解剖的手去杀鸡还是挺怪异的。

栾云平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曾经在小学降过一级。去到了D市重点小学的二年四班。曹鹤阳,孟鹤堂,张云雷都在那个班级里,也都曾被那个恶魔所侵犯。

孟鹤堂那个时候就已经会乖巧的笑,因为这样才可以少受点罪。

周九良是比他们低两届的小孩,那个教授恰巧同时也带了他们。

周九良是Z,在点名册的最后。他很幸运,他在受到侵犯前就大病一场并央求父母转校了。

和周九良同班的是王九龙张九龄和秦霄贤。

那时候的王九龙白白嫩嫩的漂亮的像个小姑娘,张九龄个头不大却异常的倔强,他拼了命的护着王九龙,但也敌不过一个成年男子。

他被迫看着王九龙如何屈辱的趴在实验桌上,他发誓长大一定要手刃了这个恶魔。

秦霄贤那个时候傻兮兮的总是玩的一身泥土,脏兮兮的。也许是傻人有傻福,曹教授甚至懒得看他一眼。

王九龙在曹教授死前,几乎每晚都会在张九龄怀中惊醒。

栾云平因为幼年的阴影身体状况每日愈下,高峰恨不能手刃仇人。

张云雷甚至在成年后一度被诊断出双向情感障碍,也就是躁郁症。在几年前控制不住自己甚至从南京南站跳了下去。

杨九郎当时就要拿着刀冲去D市大学。

孟鹤堂在一年前匿名给所有人发了一封邮件,邀请他们参加这次作案。

有的人负责舆论最大化,有的人负责硬核武器,有的人负责迷惑敌人,有的人负责内部接应卧底,有的人负责在幕后操控全局。

他们每一对都是恋人,是最默契的搭档。

有的人是因为自身原因而参与谋杀,有人是为了爱人而参与谋杀。有人从一开始就深陷其中,有人则是半道出家甘愿沉沦。

从一开始他们所有人就都犯了罪。

懦弱是罪,无能是罪,隔岸观火是罪,为虎作伥是罪,主谋有罪,帮凶有罪。

曹教授死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在场。只不过都带着一副恶魔面具,带着手套。彼此间也并不过问对方身份,他们只知道,这是他们的同伴。

孟鹤堂拿着根棒球棒面无表情的让恶魔尝到当年那些孩子们曾感受的撕心裂肺的痛意,眼神里写着些快意的意味。

周九良站在一旁把玩着***械,冷眼瞧着张云雷拿着曹鹤阳的手术刀,一点一点的切掉教授罪恶的根源。

曹鹤阳适时拿着医疗箱给教授止血,防止他死的太快。

朱云峰嫌弃教授太过吵闹,带着手套,将张云雷刚割下来的生殖器塞进教授的口中。

一如当年他凌辱学生时的模样。

王九龙和张九龄嘻嘻哈哈的模样,手上却是一人拿了一把小刀,一片一片的削去教授身上的肉。

这可苦了曹鹤阳,紧着止血给教授续命。

“四哥,你怎么跟华佗在世似的。”

“废话,死那么快还玩什么了。”

周九良利落帅气的收了***,别在腰上。面具后的脸上挂出一抹冷淡的笑意。

他走到王九龙身边奶声奶气的“指责”,一边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腕。

说着教授一声闷哼 ,竟是周九良活生生将教授的手指掰断,甚至能听见骨头的声音。

“哟,不好意思教授。失手了。”

话音刚落 ,周九良又真的好像只是不小心一般把手指又给人接了回去。

只听骨头一声闷响 ,又是一根手指诡异的折着。周九良的带着笑意的声音透过面具传来。

“周宝宝,你太坏了。”孟鹤堂手下一个用力棒球棒只抵教授体内的最深处。

一直蹲在角落不知在摆弄什么的秦霄贤站起身来,拿出一个小钢球。拔出教授嘴里的“口塞”,把小钢球塞进他嘴里,一抬下巴颏让人咽下去。又把“口塞”重新塞进教授嘴里。

“这是刚研发出来的微型炸弹,十秒之后就会爆炸。”一边倒数,一边还做出了一个boom的口型。

教授抽搐几下竟然吓得晕了过去。

秦霄贤摸了摸鼻子,“怎么这么不禁吓唬。”

王九龙张九龄扔了手术刀,斜倚在旁边。曹鹤阳忙着抢救。

一场单方面的凌虐足足进行了三天才任由那恶魔失血过多而死去。

众人纷纷清理现场,各自离去。

转眼到了这场戏该完美落幕的时候。

替罪羊是张云雷一早就从黑市上买好了的死刑犯。

用他的嘴,替他们所有人叙述出一个真相。

叙述出当年那场烙印在他们骨子里的故事。

栾云平和高峰安排死刑犯上了法庭,一场和死人对打的法庭。

他们所有人都来了现场,连朱云峰曹鹤阳都带着帽子和口罩在几个人的掩护下坐在观众席的角落。

听着死刑犯在上边义正言辞声泪俱下的控诉,在座的几人一时有些百感交集。

孟鹤堂红着眼圈握住了周九良的手。周九良则更用力的回握。

张九龄抱着膀压低了帽檐,低头看着手腕上的表,计算着时间。

倒数到一的时候,死刑犯突然浑身抽搐,口鼻流血晕倒在台上。法医慌忙前去查看,朝着法官摇摇头。

死刑犯的死亡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早在七个小时前,死刑犯的身体里就注射了曹鹤阳一早用高纯度的酒精和乙酸铅调兑出的蓖麻毒素。

高峰和栾云平回到了国务院公安部继续工作,以自己的方式除恶扬善。毕竟栾云平身体不好,也不方便多做变动。

周九良和孟鹤堂则相继请辞了。

周九良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个木匠,这下也如愿了。由秦霄贤——现在叫秦凯旋的富二代投资。

孟鹤堂则是考了个教师资格证,经栾云平介绍去了一所公立小学当教师。

教学生们明辨善恶是非,知晓世间曲折。

他教学生知世故而不世故,教他们永远怀有一腔少年热血。

他劝导他们隔岸观火袖手旁观也是帮凶,他告诫他们语言暴力亦是谋杀。

他们每年甚至还会在朱云峰和曹鹤阳开的饭店中聚上一聚。

也会在推杯换盏中笑着隐晦的提起那场行动。

他们每个人都有罪,被害人也是凶手,死者也是施虐者。

每个人都背负着极尽血腥的罪恶,像是用鲜血染红的曼陀罗华。

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众人之罪。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德云社西厢记台词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