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切想知道叶清露是正规的吗?管用吗?

如果真如题主所说极度声控且挑剔的话,有一个绝对可以满足题主。

要听央广文艺之声李满超出品的。Cast包括诸多大咖级前辈,比如俩主角马海燕老师叶清老师,满超自己是配了一个讨人喜欢的配角,还有大家熟悉的宝木等等也有演出。虽然剧情是有点俗套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但是演播的水平真是太棒了。

另外如果对网配或者配音界熟悉的话也可以多关注一些CV的微博,他们会经常分享有关的作品。

1.北斗企鹅工作室——怒放

2.729配音组——阴阳师系列,除了人声让耳朵怀孕之外,强大的后期使得整部广播剧堪称“用耳朵听的大片”。

3.决意同人组——【只听过马斑马的张先生与张先生,虽说是耽美,但是非常真实且引人入胜,斑马君的角色转换也可圈可点。非腐女在此依然强烈推荐。

4.个人推荐【不是打广告只是因为我关注了他们,分享一下】

山新,叶清vosia,配音演员赵岭,cucn201宝木中阳,阿杰729,马斑马。

另外推荐手机app喜马拉雅电台。应有尽有无所不有。电脑上也可以听的。

“姐姐,你不要我了吗?”

青衣白衫,在这烟雨朦胧的南方,云叶苍白的手指微颤,那张白玉般的面颊掩在油纸伞后看不真切。

云清拢了拢长发,嫣红的唇角勾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

“胡说什么啊,阿姊不过是要嫁人罢了。”

云叶单薄的身子颤了颤,那双琉璃样的眸子含着云清看不懂的东西,浓的像是要溢出来。

“阿叶年纪也不小了,也要让娘亲为你寻个好亲事才对。”

还未等云叶的话说出口,云清就打断了他。

云叶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寡淡的嘴角轻抿,却像是一缕冲破烟雨的烈阳,豁然开朗。

“可是阿叶除了姐姐谁都不想要呢。”

他笑着,却带着无端端的冷,仿佛那雨透过单薄的衣裳深入骨髓。

“我们真的是姐弟吗?”

云清艳丽的面容不负当时的明朗,唇角的漫不经心也收了起来。

她早就应该知道的,他这么聪明,怎么会看不明白。

“我说是,阿叶就一直是。”

她固执的看着他,像是坚持着什么。

“呵呵。”云叶终于笑出了声,像是再也忍不住把她揽入怀里,“不是所有人都在乎这个身份的。”

突然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云清的脑子还有点发懵。鼻尖弥漫着熟悉的竹香,那是她要用一辈子保护的人啊。

她眯着眼睛仔细的瞧着,还是那张清丽的面容,却又什么不一样了。她费劲心血保护了十几年的孩子长大了,甚至比她还高了呢。

谁也不知道云南王唯一的嫡子不是他亲生的。

两岁多的云清亲眼看着那个她刚出生的妹妹被人抱走,换来了奄奄一息的他。

“记住!记住云清!他不是你弟弟,但是我们要靠着他得到本该属于我们的一切!我要让这个孽种坐上云南王的位子!我要让那个男人……后悔一生!”她的母妃猩红着眼,端庄的面容扭曲着,像是深渊的烈鬼,“是这个孽种夺去了你妹妹的一切!都是他!”

这句话云清听了十几年,却也违背了十几年。

相比那个不知去向的妹妹,她还是更爱这个懂事的弟弟,在母妃看不见的地方,她把她所有的爱都给了他。

阴暗潮湿的地方开出了一朵向日葵。

“有时候你真不像我的女儿。”云南王妃那双墨染的眸早就被仇恨染成了深灰色。

云清为了云叶交出自己的幸福,虎视眈眈的姨母和野心勃勃的那些庶子。她为他铺出一条阳关之道。

联姻是最好的方法了,不是吗?

云清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但是她保护的男孩也在不知不觉里长大了。

阴暗潮湿的地方漏进来一抹阳光,温柔打在了向日葵身上。

“姐姐,我可以保护好自己了。”

还可以保护你。后半句云叶并没有说出口,他知道他姐姐爱他,却也只是亲人之间的爱。

云清还是不放心,红唇微张,像是要说什么。

云叶弯着眸子温柔的看着她。

富商慕清,富可敌国,谁人不知?

“阿叶真的是长大了啊。”

云清笑着摸了摸云叶柔软的发,没有任何怀疑的就信了,那双潋滟的凤眸像是盛满了满天的星星。

云叶的眸子变得幽深,傻姐姐可能不知道,她这样让他多想吻她。

“姐姐不要把我再当小孩了。”

云叶清亮的嗓音有些沙哑,带着少年人的磁性,贴着云清的耳朵,让她有些脸热。

“你在我这永远都是小孩。”

云清纤长的睫羽微垂,遮住了眼里的光。

云叶苦笑但还是撒娇似的蹭了蹭云清白嫩的脖颈,嗅着那熟悉的玫瑰香味坏坏的开口。

云清从未听过这般直接的表白,她伸出手推了推云叶的胸膛。

“对阿姊可不能说爱。”

“可我就是爱姐姐呀。”云叶耍着赖,“阿叶要永远和姐姐在一起。”

云清推不开他,只得无奈的揉了揉他漆黑的头顶,笑着打趣。

“等你娶了媳妇就不能和阿姊在一起了。”

“那我就不娶亲。”云叶抬起头固执的看着云清,“姐姐也不要嫁给别人。”

那般认真的样子是云清从未见过的,小小的少年什么时候也变成了挺立的俊朗男子了。

“那阿姊不就变成老姑娘了吗?”

云清弯着眸子满脸的宠溺。

“不会的。”云叶看着她,也不知道在对谁说,“因为我在。”

江南烟雨,湿润而又微凉,在这湖畔淅淅沥沥的淋了满路,留下一片湿润的痕迹。

或许是这雨下的突兀,云清虽被云叶护着,但也不免沾了些寒气,回到王府也就歇下了。

“郡主。”侍女小春捏着帕子在云清脸上轻轻擦拭,小嘴嘟起,似是有些不满。

“您身子骨本来就弱,还这般不爱惜自己。”

云清微垂着眸子坐在梳妆台前,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纤细的指捏着衣角有些犹豫。

“小春。”她红唇轻启,“你听说过慕清吗?”

“慕清?”小春正在擦拭的手顿了顿,半晌才回复到,“是那个富商慕清吗?”

“那个慕清是三年前才突然出现的,这南临的店铺可大多都是他的产业呢。”小春可没注意云清的情绪,兴致勃勃的把自己所听到的传闻全说了出来,“他总带着一个黄金面具,年纪看着也不大,可那手段和气质,真真是一绝!听说现在他的店铺都开到了皇都,他可是这南临少女最佳的梦中情人呢!”

“这样啊。”云清如玉的手指将鬓间的碎发捋到耳边若有所思。

“怎么了郡主?”小春春心荡漾的表情一收,有些担心,轻轻捏了捏云清的肩膀,放松着她的心绪。

“没事。”云清抬起头,面朝着镜子微微一笑,本身就明艳动人的脸瞬间更加光彩照人。

“郡主可真是好看。”小春圆圆的小脸满是骄傲,“那云漠王世子见了定会对您一见倾心的。”

云清雪白的脸颊上浮上了两朵红晕,似是想起那还未谋面的未婚夫婿。

少女怀春,本是优美至极的画面却让门外的人黑了一整张脸。

云叶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刚要上前的脚顿住了,手里端着驱寒的姜汤,琉璃样的眸子晦暗不明。他稳了稳心绪,寡淡的嘴角扬起一抹笑,伸手敲开了房门。

“阿叶?”云清听到声音刚想站起来,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摁住了肩头。

云叶朝小春扬了扬了下巴,把那碗还冒着热气的姜汤放到了梳妆台上。

云清点了点头,小春知趣的行了个礼就下去了,顺带还关上了房门。

云清透过镜子瞧着身后俊朗的少年,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散。

“姐姐身子弱,我特意煮了姜茶,为姐姐驱驱寒。”云清像是没看见一般,说着舀起一勺放在唇上吹了吹送到云清嘴边,两只胳膊虚虚的将她环在怀里。

这样的举动貌似太过亲密了一些,云清有些为难,但看着云叶期待的目光还是张开了嘴,把那汤含到了嘴里。

“好喝吗?”云叶弯下身子,尖细的下巴顶在云清单薄的肩头上,温热的气打在她的脸颊,让那红晕越发加深,甚至蔓延到小巧精致的耳朵上。

有点热。清冽的男子气息环在云清周围,让她喘不过来,本能的想要躲开,却被紧紧的锁在怀里。

“怎么了?姐姐。”云叶的声音放缓,带着少年独有的清脆和低哑。

云清的心不受控制的跳快了,她慌张的想要站起来,可云叶的下巴紧紧贴着她,如果这般冒冒失失,会让他受伤的吧。

云清压着心中奇怪的感觉,伸手推了推云叶的胸膛。

“嗯?”像是不解,云叶右手端着姜汤,左手环过云清的身子握住她纤细的手,“怎的这般凉。”

这下可真的是把云清牢牢地箍在怀里了,她背后就是云叶单薄但结实的胸膛,那咚咚的心跳声不知是谁的,响的几乎要将耳膜震裂。

云清用了点劲挣开他的怀抱,云叶也知道适可而止,占足了便宜便顺势起了身,只是那琥珀色的眸子低沉,隐隐透漏出几分委屈。

“姐姐是不是不喜欢阿叶啊。”

云清微愣,看着云叶委屈巴巴的样子,随即慌乱的抓住了他的手柔声安慰。

“阿姊怎会讨厌阿叶呢?只是阿姊有些热,想要透透气。”

云叶心中暗喜,把云清吃的死死地,可抬头的瞬间还是那副心灰意冷的样子。

“没事的姐姐。我只是来看看姐姐罢了,现在汤已经送到,阿叶就先下去了。”说着就把手里的姜汤放回了梳妆台,不经意间露出右手手腕上的一小块红色的烫伤又赶忙遮了回去,小鹿样惊慌的看了看云清的表情,行了礼就想走。

云清当然不会让他就这样走掉,抓着他的手又紧了紧,拉开他的袖子,看着那红了一片的手腕急得眼睛都红了。

云叶浓密的睫毛微垂,遮着眼底的情绪,单薄的身子立在那,像是一株沾着露水的竹子。

云清的声音又大了几分,漆黑的的眸子满是焦急。

“姐姐。”云叶抬起头,寡淡的唇动了动,眼睛无辜的盯着她,“姐姐身子虚,今日又着了寒,我是想为你熬汤的,没想到……”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别过脸去,只是那白玉般的耳朵上沾染了几分红晕。

“唉。”云清叹了口气,拉着云叶坐到软榻上,在底下寻到了一个药箱,抽出一管金疮药挤出一点,在指尖轻轻融化,缓缓的抹在那红肿的伤口上。

“下次这种事让下人来就好了。”

云叶的眸子暗了暗,嘴唇蠕动两下,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失望和难过。

“是不是阿叶做的汤不合姐姐口味?”

“怎么会呢?”云清伸手揉了揉云叶干燥的发,“只要是阿叶做的,阿姊都喜欢的紧。”说着还端过那碗姜汤一饮而尽。

那姜汤刚出锅不久,又被云叶小心翼翼护着送到云清跟前,自然还是温度不低。云清被烫了一下,舌头不自觉的吐了出来,明媚的凤眸涌上一层泪珠水汪汪的。

云叶的眼睛暗了下来,帮云清扇着凉气,心口像是破了个窟窿,嗖嗖的刮着温暖的风。

“傻姐姐,烫到了吧。”

云清眨着水雾迷茫的眼睛,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云叶看着那截红润的小舌头,喉咙一阵干燥,无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姐姐。”他琥珀色的眸子紧紧锁着她的,身子蓦地贴了上去,“要是还疼的话,就让我帮帮你吧。”

熟悉的竹香环绕着云清,让她不由得软了下来,眼睁睁看着云叶修长纤细的指扶过自己的脸颊落在唇角。

“姐姐,张嘴。”他低语,拇指轻轻摩擦着她水润的红唇徐徐善诱。

云清脑子里像是装满了浆糊,让她无法张口说话甚至无法思考,漆黑的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像是被蛊惑了一样。

夜晚的风携着雨后尘土的气息,在这灯光灼灼的地方,温柔的令人燥热难耐。

这就是书上说的气氛吧。

云叶琥珀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狡黠,但手下的动作却越发的温柔起来。指尖顺着微张的唇缝间探了进去,浅浅的触碰着掩藏在贝齿后的小巧舌尖。

“唔。”似是传来阵痛,云清迷茫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条件反射的往后一靠,躲了开来。

云叶垂眸,盯着食指间那一片湿润的地方默不作声。

云清自是也看见了那如玉指尖上的一点反光,脸上闪过涩然的神情,伸出手就想把它抹去。

云叶指头微动,便闪了过去。

“这,”云清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脖颈,连看云叶的勇气都没有了,讪讪的收回手,心跳的要从嘴里蹦出来,“姜,姜汤喝完了,阿姊,阿姊也该休息了。”

“嗯。”这下云叶也没有过多停留了,缓缓起身,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云清的头顶,“那姐姐好好休息,阿叶明天再来看姐姐。”

云清低着头,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声,直到云叶走出房门良久,才如释重负的倒在床榻间,把自己埋在被褥里。

她,她居然含住了弟弟的指头?

“暗一,看好姐姐,有任何风吹草动,直接与我汇报。”

与云清的羞涩不同,云叶自出了那个房门就好像连走路都不会了。琉璃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修长的食指,目光温柔眷恋,要不是亲眼所见,还以为那指头是他的情人呢。

暗一嘴角抽了抽单膝跪在云叶脚边,作为暗卫首领,他实在不忍心看到自家主子这一副呆傻的样子。

云叶看着指尖上那一点晶亮,好像还留着那温暖而又湿润的感觉。

“咳咳,主子?”暗一忍不住出声打断,“大***的妹妹找到了。”

“哦?”云叶抬起头,嘴角勾起,明明还是熟悉的薄凉之感,却在现在让人生生感觉到几分傻气。

“暗三已经把她带到清颜阁了。”

“很好,”云叶收起手指,栗色的长发在夜色中肆意张扬,他转过身去,修长的身形在其中挺立,明朗清润的声音却忽的带了几分暴戾,“传我命令云漠王世子,杀!”

“主,主子,那是……”战神的独子啊。

暗一默默吞了口口水,掩在黑色面巾下的脸颊抽搐,相比较违令不尊的代价,他还是去刺杀世子吧。

云叶头也没回,抬步向前走去。

突然,暗一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立刻欣喜若狂的开口。

“那属下先去刺杀,保护大***的任务就先交给暗五可好?”

果然不出所料,前方那芝兰玉树的男子停了下来。

“除了你,清颜阁空闲之人,皆去。”

暗一泪流满面,果然在主子心里还是大***最重要。随即想到那些即将面临苦逼刺杀生活的同伴笑得牙不见眼。

云漠王这一辈子征战杀场无数,就得了那么一个宝贝儿子,刺杀他?那不是在老虎头上动土吗?他还没娶媳妇呢,死那么快,找谁说去。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暗一乐滋滋的退下来,爬到云清屋后的树上淋着月光闭目养神。

青衣素雅,云叶歪着头,想了想,又想了想,似是再也无法忍耐,那薄寡的唇终还是印上那早已变得干燥的地方。

如果姐姐能再听话一点就好了。

云叶抬起头,琉璃样的眸子含着湿润的水光,在月光的折射下闪着令人看不懂东西。云漠王世子自然是杀不了,不过,肖想他不该想的东西,那自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白色的云绸靴轻点,如一只被风吹落的青叶,几个转身便消失在云南王府。

还有很多事情还未处理,他还不能松懈。

“放我出去,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小人!”

女子尖锐的声音从紧闭的房门里传出,门外驻守的两个黑衣侍卫正摸着下巴撅着屁股叽叽咕咕的进行着一番激烈的讨论。

“你说这泼妇真的是主子要找的人吗?”暗五掰着指头满脸的嫌弃,胳膊肘戳了戳旁边黑着脸的暗三,“你不会随便找了个人来交差吧?”

暗三被那女人叨叨了一路,回来还要听这家伙的碎碎念,在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何况这他从不是良善之辈。他大发慈悲的瞥了眼蹲在地上的暗五,掩在黑巾下的唇角勾起。

“啧,不敢确定,毕竟不像某人找了四五年那般有经验。”

暗五一下子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腾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这家伙,你你你你……”暗五哆嗦着手指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话,只得一跺脚撇过眼去,酸酸的开口,“你这个也不见得是真的。”

暗三的唇角撤的更大了,饱含同情和轻蔑的瞅了瞅暴躁的某人。

“放心,主子一定不会觉得是你办事能力太低的。”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叶清清顾臣风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