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特是什么怎么能调到首页?

有人问,赋闲在家总结一下,注意区分。

:中远海运集运和两大业务。

:航运及相关产业租赁、集装箱制造、投资及服务业务为核心的产业集群,“一站式”航运金融服务平台。

注:大家关注的集装箱制造业务份额,2019年为46.20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32.47%。

对比有集装箱制造业务2019年收入201.6亿元占公司总收入23.50%,还有道路运输车辆,能源、化工及液态食品装备,海洋工程,空港、消防及自动化物流装备,重型卡车,物流服务,产城,金融及资产管理及其它等业务。

:主营外贸油运,内贸油运和LNG运输业务。

:主营特种船运输及相关,包括多用途船和重吊船,半潜船,汽车船,木材船以及沥青船业务。

:主要从事智慧交通、智慧航运、智慧物流、智慧安防等领域的业务,拥有规划咨询、系统集成、应用软件开发、产品研制、数据管理、系统运维服务等综合服务能力。注:有承担中远海运集团信息化建设任务。

好吧不是这个,是另外一幅

这幅画名叫《拿破仑视察贾法的黑死病人》,这幅画是拿破仑御用画师,安东尼-让-格罗巅峰期的传世名作,现藏于法国巴黎卢浮宫。 画作描绘的背景是1798年共和国将领拿破仑远征埃及和中东的远征。

1799年,征服了埃及的拿破仑于出兵中东地区,然而在征战途中他的军队爆发鼠疫(黑死病),受阻于现以色列的阿克城下,大量的士兵病死或者病倒。然后,拿破仑不顾可能被传染鼠疫的危险,亲自去视察位于现以色列贾法的传染病院,甚至和病人握手,并且后来让御用画师留下了这副名画。

本来以前看拿破仑传记,主要是关心他当上皇帝之后和反法同盟的历次搏杀,还有宫廷的种种趣事等等,但是最近重新看的时候,注意力集中在了他当皇帝之前的经历。

最初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很奇怪,毕竟一个将领关怀自己的士兵们是基本操作,并不值得奇怪。

可是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这些士兵们染上的不是一般的病症,而是欧洲人人谈之色变的鼠疫,即使现代,鼠疫也是非常危险的烈性传染病——拿破仑视察一下病院也就算了,他为什么还要亲手触摸对方?他不是医生,没有义务这么做,其他将领也更加不会这么做。

很快我就想通了,这是一种“神性”的展示,拿破仑触摸病人和他把这个场景画下来大肆宣扬,都是一种神性的展示,是一种政治宣传行为,也是一种大型历史cosplay,而他所cos的正是法兰西刚刚告别的君王们。

法兰西国王作为天主教世界的君王,自命是上帝的使者和仆人,他们也极力制造“神性”的种种传说。在法国历史上,君王们就是以“触摸病人”来展现自己的神性的。

从13世纪的路易九世(圣路易,1226年—1270年在位)开始,这种神性的展示就成为了法国国王们的日常性工作之一。

“圣路易(路易九世)是世界史上少见的亲民国王,他每次做完祢撒之后,会坐在樊尚森林中接受任何国民的申诉,并亲自审理案件。如上所述,他会亲自给穷人洗脚。他自己掏钱或利用公款建立医院、救济院、招待所、盲人院及赎身***的住所,每次视察时,每天总要供给120个穷人的饭,其中3人可以和他一同进餐。他还服侍过麻风病人吃饭。”

到了波旁王朝,这种神性展示依旧没有停息过:

这个所谓的***病,就是结核病。

国王们有没有摸过三千人这显然是存疑的,毕竟没有人能去调查,也没有人敢去调查一下国王的神性,很显然,国王们不仅仅是世俗中无可置疑的权威,也是宗教意义上的神人。

当然无论是***病还是麻风病,都很危险,不过比起黑死病来说都还不算恐怖,毕竟鼠疫给欧洲人留下的记忆实在是太恐怖了,中世纪黑死病夺走了三分之一人口的性命。

拿破仑那时候法国已经爆发了大革命,路易十六已经上了断头台,而拿破仑本身也并非所谓的正统王位继承者,他只是科西嘉小地主的儿子,所以他要展示所谓的神性,只能更进一步。

仔细想想的话,在那一刻,拿破仑的心情,应该是喜忧参半吧,一方面他自我崇拜自我迷恋,一次次的胜利让他深信自己有了神性,他可以做到神仆们能做到的事情;一方面又有点忐忑,万一不小心就可能直接挂了那找谁说理去……

但,即使有忐忑,有恐惧,他还是赌了那一下……最后他还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得到了将士们的崇拜,得到了所谓神性的展示,更重要的是,那一刻恐怕他自己也深信不疑,自己就是上帝派来统治法兰西的那个人,波旁已死,波拿巴当立。

拿破仑不是当上皇帝之后才变成拿破仑的,在一无所有的时候,这个野心勃勃的青年人心里就燃烧着烈火,当他来到金字塔下的漫漫黄沙当中遥望过去的四千年的时候,他想到的是历史的无情还是法老的无上权威?

所以,能在共和国里当上皇帝的人,都是真正的狠人吧,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bongocatmver打不开ui界面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