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红楼梦拍摄剧本,急求!!!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资料由用户提供并上传,若内容存在侵权,请联系邮箱。资料中的图片、字体、音乐等需版权方额外授权,请谨慎使用。网站中党政主题相关内容(国旗、国徽、党徽)仅限个人学习分享使用,禁止广告使用和商用。

远处,两匹快马压地驰来。随着镜头逐渐拉近,前马之上可以看清是一个头戴官帽的年轻官员;但随着马匹奔跑颠簸,马上的男子变脸一样一会变化为曹雪芹的脸庞、一会变为乾隆头戴皇冠的脸庞,中间很短的时间内甚至显示的是一张女性妩媚的脸庞。(注意,人物服饰和脸庞的随时变换是本剧常用的手段,这是对红楼梦小说艺术的化用。)

随着一前一后两匹快马疾驰而去,闪出电影题目。片头音乐以悲壮为主旋律。

演员表推出的背景为众女子在一皇家园林内宴嬉,或静或动。

主要演员表(主要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曹寅(字子清,号楝亭)

马桥(康熙女,曹颙妻,曹霑母)

张廷玉(字衡臣,号砚斋)

曹霑(字梦阮,号雪芹、芹圃,乳名天佑)

竺香玉(雍正皇后、乾隆皇太后)

曹頫(字昂友,号竹涧)

刘桂花(谦妃真实姓名,原为雍正嫔,后为乾隆妃)

刘桂兰(与谦妃是双胞胎,可与谦妃用同一演员扮演)

马蹄疾驰声渐近,镜头推至一宽斋门前,门上大字:曹府。

一匹骏马在门前勒住马首,马匹发出几声嘶鸣。马上人头戴官帽,还未来得及掀腿下马,就在马上大喊:

门内涌出数人,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一身丧服。

年轻男子跪下,身后众人跟着跪下。

马上男子滚下马,手里擎着一鹅黄段子包裹,塞到年轻男子手中,嘴里刚说了句“圣上嘱咐”,话没说完整个人就倒在地上。

年轻男子身后众人忙上前搀扶。

年轻男子打开鹅黄段子,露出两瓶标注外文的金鸡钠霜(英文标识为quinine)。

男子热泪滚下,拱手向上,仰脸向天:圣上,您还是晚了一步啊,我父亲已经走了。

推出字幕:康熙五十一年夏,康熙为曹寅疟疾动用加急驿马星夜送药,但药到时曹寅已病卒于南京。

乾清宫内。正大光明殿。康熙端坐龙椅上。殿下众官环列两侧。值日太监宣号:有事出班早奏,无事退朝。

殿下一人出列,手执笏板:内务府总管赫奕启奏圣上,江宁织造曹寅不幸于月前病逝,织造府关乎皇家日用,织造一职不宜空缺太久,如何选派官员请示圣上裁决。

另一人出列,手执笏板:两江总督噶礼,臣愿保举一人为织造郎中。

旁边一人出列,手执笏板:臣愿保举一人……

殿上康熙听罢,说:楝亭乃朕之奶兄,今日一去,朕不啻失去一左膀右臂矣。他在织造任上,该地之人都说他名声好,且自督抚以至百姓,也都奏请以其子补缺。曹寅在彼处居住年久,并已建置房产,现在亦难迁移。此缺即以其子连生补放织造郎中。

身旁值日太监宣呼:拟旨,宣连生进京见驾。

  红楼梦的剧本2:小品剧本一林黛玉初进荣国府

  婆子甲:老,,太君。你要的美女,我们送来了。

  贾母 : 好啊,大大的好。

  林黛玉:老祖宗啊,爱老虎油。

  贾母 :哎哟,小心肝啊。想死偶了啊,带了什么特产来着?

  黛玉 :就些三聚氰胺牛奶,转基因大豆,苏丹红辣酱,瘦肉精火腿肠之类的。

  贾母 :啊哈,乖乖,这些好东西,据说有钱都没地儿买的。还就天朝上国才有呢。快,快,分分吧。喏,这是你大舅母。

  黛玉 :大舅母好,吃过了吗?

  邢夫人:吃了的。唉,这段日子,老想要些地沟油吃吃的,可咱这府里竟然找不到。外甥女能带些来,让你舅妈尝尝鲜多好。

  贾母:说到这,我倒也说句。就是呗,你看,外孙女长得恁水灵的,大概就是地沟油吃的吧。常听旁人说起,地沟油这玩意,富含多种营养成分来着的呢。

  黛玉:老祖宗说笑了,其实地沟油也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含有太多的成分,所以虽然有养分,但是有毒的成分要更多。一般好人家都不吃的,专门哄着供给平民百姓吃,骗骗他们说营养丰富,免得他们跟官家争有限的原生态资源的。可能吃的人多了,就以讹传讹,认为是好东西了。像舅舅这样的大宅门,那能去吃那恶东西呢。

  贾母 :哦,这还真第一回听说呢。外孙女,小小年龄,知道的不少啊。喏,这是你二舅母。

  黛玉 :二舅母好,衣服好漂亮哦。

  王夫人:可不是,夏奈尔的,上次你二舅出国考察带回来的。

  贾母 :今天有远客来,叫姑娘们不必上学去了。这年头,清华毕业还不如有个好老爸的。

  (迎春,探春,惜春随婆子乙上。招呼毕。)

  贾母 :我这些儿女,就最疼你妈了,怎么就这样走了啊,连个面都没见着,想想怎么不伤心来着。哦,对了,你妈是咋走的?

  黛玉 :老爷子包了个二奶,活活气着的。

  贾母 :这年头啊,男人就都这个样的。看你身体蛮虚的,怎么不找那电视上老做广告的那个啥啥诊治诊治?

  黛玉 :自小就是这样的。一直在吃药呢。虽然这药贼贵贼贵的,好在***家属能报销。三岁的时候,来了个老和尚,说让我去做尼姑,我爸妈当然不肯了。和尚就说了,既然舍不得,怕这个病一生都不得好的。要想好,除非不能哭。所以我是不能哭的。谁惹我哭,我就跟谁急,哭给他看。

  贾母 :那现在有在吃药吗?

  黛玉 :有的,后来有个叫张悟本的妇科名医给开了个偏方,现在一直吃着绿豆大蒜丸呢。

  贾母 :正好我们府里也在配其他的药丸,叫人多配一方得了。

  (笑声):我来迟了,不曾接着远客,亏啊。

  贾母 :你不认得她吧,她是我们这里的头牌,有名的。南省俗称“鸡足爪”,你只管她叫“凤爪”就是了。

  众人 :这是琏嫂子。

  黛玉 :嫂子,嫂子,借你一双小手捧一把黑土。

  王熙凤 :天下咋有那么标致的人儿啊。你瞧,你瞧。这一身的名牌啊。不少钱吧?!这哪里是老祖宗的外孙女儿,分明竟是个嫡亲的孙女嘛。难怪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念叨着呢。只可怜啊,我这妹妹咋个就那么的命苦啊,三岁上姑妈就去世了,八岁上姑爹也去世了。哦,哦,不对,不对。姑爹也还在着的。妹妹多大了?

  黛玉 :今年7岁了。

  熙凤 :妹妹先前在哪所学校读书的?班主任是谁?教师节要送礼的吗?

  黛玉 :岁数还不到,也没去学校上学。跨学区上学,还要借读费,那个校长还有点不高兴的。家里请了贾雨村先生教着。也没送什么礼。就逢年过节的时候,在希尔顿摆两桌请一下的。

  熙凤 :妹妹,在这里就跟家里一样的。要吃什么的,咱有八宝粥、冰激凌。。。。要喝什么的,咱有咸豆浆、甜豆浆、不咸不甜中豆浆。缺什么的,有什么事的,你说话。丫头婆子们不好,也只管告诉我。你带了几个保镖过来的?

  熙凤 :(回头对婆子丙)林姑娘的行李搬进来了没有?那可值钱着呢。小心点。你们不知道吧,她老爸是盐务局局长,有钱着的。赶早打扫两间下房的,让那些保镖歇歇先。

  (众丫头摆上茶果)

  王夫人:工资发了吗?

  熙凤 :发了的。这个月的奖金不是很多。

  王夫人:不要紧的。工资先发就可以了。你拿两缎子给你妹妹裁衣裳。可别忘了。她是我们家的小财神婆哦。

  熙凤 :这倒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要来的,已经预备下了,等太太过目后送来。

  贾母 :去见一下你两位舅舅吧。上次聊天,让他们视频一下,他们还都摆架子了。

  邢夫人:我带外甥女过去吧,顺路套套近乎,倒也便宜。

  贾母 : 正是。你也去罢,不必过来了。

  【邢夫人携黛玉下】

  (荣国府正房东,贾赦正房)

  丫环甲:老爷说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见了姑娘,彼此反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劝姑娘不要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就和家里一样。姊妹们也可以一起解闷。无聊了就上上网,偷偷菜什么的。有什么委屈的,只管说,不要见外。

  邢夫人:姑娘晚上要不就在我这里吃吧,让厨房煮个天螺丝淫面的。

  黛玉 :多谢大舅母爱惜管饭,只是还得去拜见二舅舅的,恐怕吃过饭再去,不大礼貌,还是改天到你这里蹭饭吧,还望舅母见谅。

  邢夫人:这倒也是。你二舅这个人书呆子,特注重这些礼节的。那你就去吧。

  【邢夫人、黛玉下】

  (荣国府正经正内室,王夫人坐,黛玉上)

  王夫人: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改天再见吧。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是淑女型的。以后一处念书,学针线,或是偶尔上论坛发发帖玩笑玩笑,逛逛街爬爬山,也都懂得礼让的。我就是不放心一件事:我有个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江湖人称‘一枝花西门庆’,今日庙里还愿去了,晚上回来你看见便知道了。你以后只不要理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招惹他的。

  黛玉 :我来了,也只同姊妹们一处,兄弟们自有别院,哪里去招惹他呢?况且,我先前说了的,谁惹我,我就哭给谁看。

  王夫人:你不知道原故,他和别个不同。自小老太太死宠格宠,什么都由着他的,原来就是和姊妹们一处娇养着的。偏爱生事,嘴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鬼天花路的,一时又疯疯癫癫。你只不要信他。

  黛玉:记着舅母的言语了。

  丫环:老太太喊林姑娘回家吃饭了。

  【王夫人携黛玉下】

  (众丫环安设桌椅,李纨捧饭,王熙凤摆筷子)

  贾母:你舅母嫂子不在这里吃饭的,你是客,坐过这里来吧。

  丫鬟:宝玉来了。小品剧本

  宝玉:给老太太请安,圣教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贾母:见过你妹妹。

  宝玉:这个妹妹我曾见过她的。不就是先前在QQ群一直聊的吗?

  贾母:又胡扯了不是。你怎么会见过她呢?是刚进QQ群的。

  宝玉: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了,今日只当远别重逢,不也可以嘛。贾母:哟,咋不说她长的像你先前的女朋友啊。小伙子找小女生搭讪总是这样开始的。不过那也最好,免得生疏。

  宝玉:妹妹可也有玉?

  黛玉:想那玉是件稀罕物,那里是人人都有的。

  宝玉:什么稀罕物,还说通灵不通灵。我不要这个玩意了。偶同学去年去昆明旅游,也买了块玉,要价3万8,结果,380元就买下了。

  贾母:奶奶格熊,你生气,要打版主的要骂群主的,都容易,干吗摔这个命根子啊。

  宝玉:我说嘛。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单我有,当我是小诸葛啊。如今来了个三仙姑似的妹妹,竟然也没有。可见这不是个好东西。说不定也是网上淘来的A货。

  贾母:唉哟哟,这可是正品原装的。你这妹妹先前原有这个的,只是因你姑妈过世,舍不得你妹妹,就把她的玉带了去的。还不带好,仔细你娘知道。宝玉:原来这样啊。

  贾母:把宝玉挪出来,同我在套间暖阁儿里,把你林姑娘暂时安置在碧纱橱里。等过完冬天,我拿些压箱底的宝物卖掉,再买套房子吧。唉,1平米就要两万银子啊!现在买套房子还不让按揭了。

  宝玉:我就在碧纱橱外的床上很妥当了,何必又出来闹老祖宗不得安静。【各下。幕闭。】

  红楼梦的剧本3:《大话红楼梦》话剧

  (哭腔)我那破~碎~的~心~呐~~~

  板儿:姥姥姥姥,别哭了 呵呵,之前的那个小品被毙了,现在贴后来演出的这个修改后的剧本(对比一下看也挺有意思的,哈)

  (找一段喜庆的背景音乐,刘姥姥带板儿上场)

  刘姥姥:去年身价百万,今日差点要饭想刘姥姥我,从前好歹是半个庄主,想不到今年金融危机,不但所有积蓄全部套牢在股市,炒地产也让我赔的吐血家里爸妈还不知道你把他们的钱都偷拿出来炒股呢,要是他们知道,哭的肯定比你响!

  刘姥姥:(气急败坏的堵板儿的嘴)嘘!嘘!你千万别给我说出去!

  刘姥姥:所以我呢,这次带你来拜访下大看园的有钱奶奶们,说不定能发一笔小财呢

  板儿:嗯、嗯,有钱你可要给我买动感超人了噢!(学小新的口吻并摆pose)动感光波!哈哈哈哈!

  刘姥姥:(不耐烦)好好,快走,快走!

  (红楼背景音乐大看园后院凤姐在给一头大母牛接生宝玉、黛玉、宝钗在旁边关切的围看一演员躲在奶牛纸板后面扮演)

  宝玉:凤姐姐你太让我崇拜你了——给母牛接生你都会啊!

  凤姐:哈哈,那是因为我有经验——(众人惊讶一起盯着凤姐)——我小时候看过母鸡下过蛋.......(众人倒)

  黛玉(抚摸着奶牛的头):“落月,你要‘撑住’啊……”

  宝钗:林妹妹,你又乱给小动物起名字了

  众人:(围住母牛,母牛可以配合左右摆动身体)(七嘴八舌)啊!使劲!加油!啊!要出来了!(牛一脚把宝玉踹在地上)

  凤姐:(激动)宝玉生了!

  宝玉:(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乱说什么呢!

  凤姐:哦哦,说错了,宝玉你观,”落~月~”生啦!观!(举起一个ZEN Moo向台下示意)

  宝钗,黛玉:(争着抢小牛观)哇~~好可爱的小牛啊!!!!

  宝玉:这小牛还没有名字呢?

  黛玉:我来起!(思考)它出生在金陵之地,应该有个金陵的名字,所以——我们鸣它“Moo Moo”好吗?(出神)

  (宝玉和凤姐面面相觑)

  宝钗:(伸出手在黛玉眼睛前晃)hello?唉,电影赤壁害死人啊!

  凤姐:走,咱们把小牛给老祖宗她们观去!

  (四人下场,留下花母牛在吃草吃草的母牛非常悠闲的走来走去刘姥姥和板儿从场地另外一边鬼鬼祟祟上场)

  刘姥姥:板儿,这就是大看园的后院!

  板儿:(奇怪)姥姥,我们应该走前门啊!

  刘姥姥:你笨死了,有偷东西走前门的吗?

  板儿:偷?(恍然大悟)噢~姥姥你完了你完了,你是不是把凤姐投资的“你搓我搓大圩农家洗浴中心”都赔入去了?

  刘姥姥:臭小子,废话那么多,动感超人不想要了!快看看,院子里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板儿:yes sir!(站上一个凳子往里面偷观)没人,就一匹好马在独自吃草

  刘姥姥:(拍手)太好了,一匹马不少钱呢!(扶板儿下来)

  (吃草的母牛大声的鸣了一声:哞~~)

  刘姥姥(石化3秒),(打板儿):你个大近视!你不是说马吗?有马这么叫的吗?

  板儿:(委屈的揉头)打我干什么,我刚才观的时候,它没叫啊!(刘姥姥气的又打了一下板儿)

  板儿:姥姥,那咱们还偷吗?

  刘姥姥:(忽然变的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哈哈哈哈,老天保佑!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红楼梦剧本改编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