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明朝写牛鼻子老道张三丰里面有田起的是哪本武侠小说

武当派的武功是老张为弟子们编写的教材,并不是老张自身水平的反映

老张90岁时,武当弟子使的武功是玄虚刀法、震山掌、虎爪手、绵掌、梯云纵,到他100岁时,多了神门十三剑,再后来又多了绕指柔剑,最后到他110岁时,终于创出了太极拳剑。明显能看出武当的武功越来越向高阶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老张的武功也是同步进步的,也不意味着太极拳剑就是老张武功的终极体现

100岁的老张手一搭,秒擒鹤笔翁,110岁的老张伤后随手一掌,拍得外门高手刚相头骨粉碎,老张40岁武功大成,60岁开宗立派,不仅内力早就到顶,武学修为更是早就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了,哪还需要拘泥于什么武功?武当派这些武功,全都是老张编写出来教徒子徒孙的

武当武功最大的特点是以弱御强,以老张的武功需要以弱御强么?当然不需要,但是武当弟子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需要。武当是老张白手起家创立的,武藏别说跟少林几十代的积累比,就算跟同样新创,但是有桃花岛武藏作为基础的峨眉比也比不过,像俞二这种优生根本吃不饱,甚至想自己改良虎爪手。这种情况下要抗衡少林弟子,自然只能靠以弱御强

回到题主的问题,太极剑是老张创出来让徒子徒孙们学习的,不是说老张的武功就到此为止了。老张要打令狐冲,还需要玩什么立足防御,以弱御强?随手一剑就行了

多说一句,太极拳其实并不适合小张,老张创太极拳是为了让弟子们能抵御更强的对手(武当的假想敌是少林),单论威力还不如乾坤大挪移。小张这种九阳已经满级的挂逼,只需要考虑怎样发挥满级九阳的浑厚内力就行了,降龙才是九阳的绝配,一个高输出高消耗,一个内力强回蓝快,要知道降龙的消耗之大就连练了全本九阴的郭靖也不敢久战,也只有回蓝超快的九阳能hold住降龙的高消耗了

  一溜金光裹着十几个人影朝着西南飞遁,有如流星飞坠一样,瞬息间就是十几里路过去了。

  金光中,朱允玟在惊骇的叫嚷着:“老神仙,他们不会追上来吧?”

  张三丰愤怒的呵斥着:“闭嘴,你现在知道害怕了?你是信誓旦旦的要和朱棣争一番长短的么?怎么他的一个属下出面,就吓得你变成了这样?哈!朱允玟,你还真是一个当皇帝的料子……草鸡皇帝!”张三丰可真的气得发疯了,天下还有他不敢骂的人么?估计还没有出生吧。

  白灵心颤巍巍的低声问到:“老神仙,能不能送我回去?我担心我爹他们……”

  张三丰干脆的说到:“不用担心了,他们死定了,两百多个修为清一色在分神后期以上境界的修士,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轻松屠光你们白帝门的人,你们居然还敢用那几百号人去围攻那栋房子?果然是无知,所以无畏啊!哇哈哈哈哈,老疯子说得话对对?他们果然是无知,然后胆子就比天大啊!狗屁的先天高手,在修道之人看起来,不过是个笑话!”

  空中传来了冷傲的声音:“你张三丰在我等看来,也不过是个笑话……贫道东海黑沙屿骑鲸真人。”说完,天空彷佛挂起了沙尘暴一样,无数漆黑的沙砾裹在了黄风中,呼啸着朝着张三丰的剑光卷了过去。‘啪啪啪啪’的,张三丰地剑光立刻慢了下来。那每一颗沙砾,都有着近乎一座小山峰的压力,他又带了十几个人在剑光中,实在是无法继续前进了。

  张三丰当机立断的落下了地去。遁光一敛,他站在了朱允玟等人的面前,沉声喝道:“骑鲸真人?嘿,这大西南地山里面,只有猩猩、王八,没有海鲸让你骑。你们这些海外来的修道士,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个黑衣黑须,干干瘦瘦的中年老道飞下了地面,手指着朱允玟说到:“杀了朱允玟,张三丰。我骑鲸真人可不是你的对手,这一点我也承认。不过,你想要护着朱允玟么,恐怕就有点难吧?我要他的脑袋,你张三丰让开,我们今日就算结下了一份情面,日后定有报答。”

  朱允玟一下子抓住了张三丰的手臂,尖叫起来。“老神仙。你可能让他们带走我……我,我要留着这条性命,我,我要夺回属于我的皇位。我现在还不能死,我才是大明朝的正统继承人啊,老神仙,看在你和我皇祖父的关系上,你一定要救我啊。”

  ‘啪’的一声,偌大地耳刮子打得朱允玟半边脸蛋都肿了起来。“娘的。你小子一肚子地黑水倒是学朱元璋学了个十成十,怎么就没有学会他的那份子能耐?我呸!没用的家伙!我张三丰说了要带你走,自然会留下你这条小命。你叫嚷什么?你再叫嚷,我先一耳光抽死你再说!”

  回过头去,张三丰沉声说到:“骑鲸真人,也不用罗嗦了,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朱允玟可不能死,我答应他的死鬼祖父,让他活下去的。老疯子一辈子从来不欠别人的人情,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地。”

  ‘刷刷刷’的,又是十三道光华射了下来,十三个形态各异的海外散修满脸冷笑的显出身形。骑鲸真人无奈的摇头到:“罢了,你张三丰的这个脾气,我们这三年也就知道了……嘿嘿,幸好中原道门就你一个张三丰,否则我们海外同道,哪里还敢进入中原?罢了,张三丰,今天不仅朱允玟要死,那白家的小丫头也一定要死,我看你怎么照顾他们两个罢!”

  张三车怒斥到:“白家丫头和朱允玟又有什么台系?你们还是修道之人,莫非真的是杀人上瘾了么?”

  骑鲸真人长吸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张三丰说到:“这白灵心,可是厉风厉大人指名道姓要杀地人。三年前在苏州,厉大人就已经和她结仇了,如今么,白帝门现在应该已经全部被铲除掉了吧?斩草除根啊,张真人,这个道理,你不用我们说吧?”

  “废话,胡说八道,一个白家的小丫头,对他莫非又有什么危害不成?堂堂锦衣卫的大头目,他居然还害怕一个小姑娘?”

  骑鲸真人在燕王府混了三年,自然是见多了厉风地手段。摇摇头,他叹息着说到:“这话可就难说了,留下一条根,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会咬人一口。杀干净了,总比杀的好……张真人,我们还是动手罢,我们十四位同道,可是专门留下来伺候您的,这朱允玟和白灵心,那是非死不可,就看你张真人能有多大的能耐,能否让他们活下去了。”

  话音一落,骑鲸真人手上就飞出了十三颗闪亮的黑色石子,一声怪啸,顿时满天又是呼啸的黄风,无数大大小小的黑色沙砾带着点点火光,朝着张三丰压了过去。骑鲸真人沉喝到:“此乃天雷泽所产雷芒精英,蕴藏天雷之火,张真人,可要小心了。”

  无数计的黑沙罩了方圆三里之地,张三丰喷出了真武剑,强烈的金光恰恰能够在汹涌的黑色沙潮中开出一个小小的空间,堪堪护住了朱允玟等人。黑沙和金光相互碰撞,顿时发出了隐隐的雷霆声,也不知道有多少黑沙炸裂了开来,强大的威力随着蓝白色的光芒乱闪,把附近的地皮整整的削走了三尺。

  张三丰长吸了一口气,长声吟道:“真武荡荡兮,群魔辟易;龟蛇聚灵兮,乾坤方定!”金色的光芒彷佛水银一样流淌了出来,在空气中凝练成了龟蛇二相。‘嗡嗡嗡’的。空气里响起了古怪地啸声,而那龟蛇二相则是渐渐的活泼起来,彷佛实体一样在空中往来飞舞。

  天空突然一暗,北斗七星的光芒激闪。七道细微的光芒‘唰’地一声射在了真武剑的剑柄上,真武剑顿时爆发出了一道灿烂的金光,再也看不出它的实体所在。那百多丈长,尺许粗的金光在空中一个周转,一道雷霆轰鸣而下,真武荡魔大帝的影形出现在了空中。他脚踏龟蛇二相,目射金光,手中长剑带着万道雷火朝着骑鲸真人当头劈下。

  所有的黑沙立刻聚集起来,组成了一道黑色盾牌,朝着那光影组成的巨剑迎了去。

  曾轰,。然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东西,那无数黑沙所聚的盾牌炸成了无数的粉末。巨剑毫无阻碍地直接劈到了骑鲸真人的身上。‘哇’地一声惨叫,骑鲸真人上半身差点就被劈碎了,大半个胸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血淋淋的内脏。骑鲸真人的元婴已经从额头上冒出了头来,就要飞遁而去了,他却舍不得这肉身,艰难的吼叫着:“助我一臂之力……”

  天医上人飞射而至,双手挽出了道道灵光。封住了他身上残破的地方,随后连续三颗灵丹塞进了他的嘴里,又灌了两瓶子地不知名液体下去。‘咝咝咝咝’的声响中,骑鲸真人的身体上抽出了无数的血丝,飞快的组成了新的身体,然后灵光一闪,他的身体已经是恢复如初,就是面色惨白,看起来元气打伤罢了。

  张三丰惊叹起来:“妙极。果然是回天之力。”

  天医上人后退了几步,摇摇头说到:“你张真人的称赞,我老道士也不敢领受。回天之力是没有的。过是稍许偷天地法术罢了。”

  骑鲸真人的面色狰狞如鬼,他朝着天医上人点点头说到:“天医,多话说了,你又救了我一次,嘿,你的事情,就是我地,哪怕要我的脑袋也没关系。”要是没有天医上人在场,骑鲸真人的元婴早就脱离了那破烂的肉体兵解了,到时候就只有转修散仙,那滋味可就难受了。天医上人笑了笑,没吭声。他修道这么多年,也知道救了多少海外同道,人家欠他的人情太多了,他都有点在乎了。

  骑鲸真人咬着牙齿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张真人,果然是好功夫,好道行,好法力,好厉害的剑诀。两月前,我们最后一次比拼的时候,还不见张真人使出这一招来,想必是张真人最近道行又有精进了吧?”

  几个散修缓缓的跟着骑鲸真人一起走了上来,冷笑连连的说到:“不过,张真人认为,我等联手,张真人还有胜算么?”

  张三丰眯着眼睛看着他们,连连摇头的说到:“老疯子不喜欢杀人,诸位让开一条路,日后也好相见,如何?”

  骑鲸真人挥手就是一道黑光射了出去,他狞笑着:“日后?没有日后了。张三丰,你这位大明朝的活神仙,就给道爷我去死吧!”他一出手,顿时身后的几个同伴也同时喷出了自己的剑光,十几道剑光组成了一道五彩长虹,朝着张三丰的当心刺去。

  这些海外散修都知道,张三丰除了一口真武剑,身上还就真的找不出任何值钱的东西了。所以他们也没有使用法宝的意思,纯粹就是靠着一口至精至纯的先天元气,御剑和张三丰拼一个高下。哪怕张三丰是绝世的天才,修炼才百年不到就有了这么可怕的功力,但是十几人的联手,这股力量可是更加惊人的罢?张三丰不可能赢的。

  闭上眼睛,嘴里喷出了一股乳白色的元气,空中的真武幻象于是更加清晰。北斗七星一颗接一颗的闪亮,一道道明亮的光芒射了下来,射在了张三丰高昂的额头上。‘碰’的一声巨响,一股白色的气流从他身上爆发出来,他的气势何止增加了十倍以上?一声厉啸,手引剑诀朝着空中的金色幻象一指,一道百丈长的刺目金芒崩射而出,朝着那五彩长虹迎了上去。

  ‘轰’,朱允玟等人被震飞了百多丈远。摔在地上差点就没直接摔死。骑鲸真人等海外散修狼狈的倒退了好几步,骇然地看着依然站在原地的张三丰。原本高耸的驼背,已经完全的伸直了,高大地身材更是凭空增加了一分威武气息。脸上胡须无风自动。眼里金光闪烁,一股浩荡之气扑面而来。

  张三丰长吸一口气,挺直的身躯再次的驼起,他慢吞吞的喷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液,苦笑着说到:“嘿,你们实在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了。十四个人联手打老疯子我一个人啊。幸好我老疯子还留了一手,否则岂不是被你们一剑劈死了么?”说着说着,他的身体抖动了几下,摇晃着朝着后面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毕竟还是血肉之躯啊。怎么可能和十四个功力同样深厚的人硬拼后还能受伤呢?

  天医上人摇摇头,恭恭敬敬的朝着张三丰施礼到:“张真人。倒是老道我平生见过的最侠义之人。奈何这天下大势,凭真人一人之力,还能回天不成?老道这里有灵丹一粒,可以减缓张真人的伤势,还望真人笑纳。”骑鲸真人等海外散修也被张三丰方才释放出来地气势所震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看向张三丰的眼神。已经有了几分地佩服。

  张三丰摇摇头,看了看身后灰头灰脸爬起来的朱允玟等人,无奈的笑道:“你的丹药,老疯子可不敢收。这要是收了你的丹药,老疯子还好意思和你们打下去么?来吧,要么老疯子死在这里,要么你们离开,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天医上人皱眉,厉声到:“张真人万金之躯。莫非硬要为那朱允玟黄口小儿而轻轻抛弃么?”

  张三丰厉声喝道:“张三丰一生顶天立地,言出必行。我既然许诺要保住朱允玟的性命,那么要么是张三丰死。否则没有人可以伤他!”真武剑猛地飞回了他的手中,张三丰咬着牙齿一跃而起,吼到:“来罢,我张三丰自幼出家,无牵无挂,人间也浪荡了百年光景,此时死,倒也算是长寿之人,一起上罢!”

  一股极其惨烈的浩然之气从张三丰身上释出,他挥动真武剑,一圈圈完美的金色光圈,出现在了空气之中。太极之道,阴阳融合,周而复还,生生绝。这,正是张三丰仗以驰名大明朝武林的太极剑术。以他此时的功力施展出来,更是仙气飘渺,彷佛神仙中人。天地间巨大的灵力被一圈圈的金光吸纳了进来,一时间,剑气凌空,方圆十里之内,隐隐然全部罩在了张三丰浩荡的剑势之下。

  天医上人面色凝重,他也喷出了自己地飞剑,手持剑柄,庄重的朝着张三丰行了一个武士之礼。他缓缓说到:“壮哉,张真人,中原道门,仅你一人罢了……若是中原有十名张三丰,我等哪里敢进入中原?……今日真人虽是身败命绝,但老道定当让天下人,都传送张真人之名!”

  张三丰一口浓痰喷了出去,骂咧到:“我呸,你们这群臭牛鼻子不要和老疯子我说这些废话。天下人记住我张三丰干什么?江山代有豪杰出,百年之后,或是数百年之后,中原尽有锦绣河山,无数英杰,死死记住我一个老疯子,莫非很光彩么?”

  他发狂的大笑起来:“老疯子宁愿行走天下,偷鸡摸狗地混酒钱,却最是不愿身掘庙堂之上,占据人家祖宗的牌位。哈哈哈哈,疯疯癫癫,我心自知……我张三丰虽然疯癫,好过你们这群虚情假意,面善心恶之徒。”

  ‘嗡’的一声,无数的金色剑光迸发了出来,一圈圈的金光组成了一个可怕的金色涡流,把天医上人他们卷了进去。生死之间,张三丰竟然突然大彻大悟,道行再次提升了一大截,要是他已经身受重伤了,怕是此刻会发挥出方才十倍的威力来?

  张三丰自己却只是觉得,似乎心里突然的亮堂了起来,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有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相匹配。天人合一,他竟然在打斗的时候,也能体悟到那只有静坐之时才能领悟的天人合一地至境。此刻,他就是天。他就是地,方圆十里的空间,就是他的身躯,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方圆十里之内地一切元力。

  从来没有受过正统的修道法门熏陶的张三丰。自然不会知道,恍惚之间,他已经步入了洞虚之境,达到了和天地共呼吸的神奇境界。距离最后大功告成的化虚之境,也不过是咫尺之遥了。

  一团团的金色气团从天空中乱轰了下来,这是张三丰初达洞虚之境,还不会很好的控制天地灵气的时候,胡乱吸引来攻击天医上人的气流。这些气团,每一团的威力都不小于一颗炼化地阴雷,打得天医上人他们是狼狈堪。只能在原地连连躲闪不迭。

  后面的朱允玟看到张三丰大发神威,打得天医上人他们没有任何地还手之力。不由得大喜。他指手画脚的喝骂起来:“尔等附逆贼子,竟然敢弑君犯上,罪该万死……老神仙,一个都不要放过,把他们都给朕杀了。”恍惚之间,他彷佛又回到了金銮宝殿上,彷佛自己还是那个号令天下的大明朝的皇帝。

  张三丰没吭声。他对朱允玟已经彻底的绝望了。这小子,做地主肯定是个败家子,做皇帝么……没见他都已经被赶下台了么?

  张三丰自己心里也在暗暗的叫苦,他不断的诅咒着老天爷:“突然让老疯子道行大进嘛,你就早个一刻钟也好,老疯子现在还不是打得这群牛鼻子鸡飞狗跳地?现在内腑重伤,虽然道行大进,法力暴增,奈何却是自己支撑不下去了啊……疲累之躯。想要驱使这些天地灵气,可实在是累得紧了。”

  渐渐的,那浩然灵气已经让张三丰的身体不堪重负了。就好像你抡起砖头打人。你自己身体也要受砖头的反震之力的啊,何况是能量如此巨大的天地灵气?张三丰的七窍之中,渐渐的渗出了血丝,他的内腑已经到了要崩溃地边缘了。

  天医上人第一个发现了张三丰的不对劲,他厉声尖叫起来:“诸位同道,张三丰的伤势可顶不住了,全力一击吧。”再也没有人,能够比天医上人更加了解修道之人地气息变化了,张三丰此刻的气机强大到了极点,奈何肉体气息却是弱到了极点,他迟早要被外界强大的气机给压垮的。“幸好刚才第一下就重伤了他,否则,恐怕我等没有一人能够活着离开。”天医上人额头直冒冷汗的想到。

  五彩长虹再次的凝聚了起来,十四柄飞剑轰鸣着,朝着张三丰所在的,那金色涡流的正中心飞射了过去。

  ‘嗡’的一声,张三丰手上真武剑脱手飞出,卷起的天地灵气越多,真武剑上受到的力量就越大,张三丰此刻已经没有体力去控制真武剑了。剑一出手,顿时漫天金光全部消散无踪,就只有面容惨厉,七窍流血的张三丰,无力的站在了原地,闭目等死。

  “南无阿弥陀佛……”

  就在剑光要把张三丰当心刺过的时候,一声巨大的佛号突然响起,震得附近的山头石头乱颤。一个巨大的铁木鱼带着丈许厚的浓烈金光,自天而降,恰恰挡在了张三丰的面前。“轰隆‘一声,十四柄飞剑全部碎裂,被那铁木鱼摧枯拉朽一般震成了废铁。

  一个身材极其高大的老尼姑缓步的从天上降落了下来,彷佛脚下有着楼梯一样。她声若洪钟,嗡嗡有声的喝道:“贫僧小天山寒音谷流花涧避尘庵脱尘,张真人命不该绝,岂能让尔等小人伤之?呔,贫僧已有千年未见血腥,今日不想伤人,若要活命的,给我快快离开。”她的手一引,那铁木鱼顿时飞回了她的手上。

  左手铁木鱼,右手黄铜杵,这老尼姑根本就不容天医上人他们说话,连续的敲响了七七四十九下木鱼。‘嗡嗡嗡嗡’的巨响声带着万丈金光,无量佛影,朝着天医上人等人冲了过去。天医上人他们也是有数的高手,却连这木鱼的声音都吃受不住,面色惨白的连连倒退,刹那的功夫,就被赶出了十里开外。在这老尼姑的手下,他们连站稳的资格都没有。

  张三丰看到大援突至,不由得心神一松。仰天就倒。

  脱尘老尼摇摇头,把那黄铜杵往腰带上一挂,抓小鸡一样的抓起了张三丰,一口乳白色地灵气喷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张三丰苍白的脸色立刻变得红润了起来。抓着张三丰的腰带,脱尘老尼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朱允玟等人地面前,摇头苦笑到:“你们却是不听贫僧的话,尤其这个丫头,灭门之祸,可是好玩么?”

  “如今你全家死光了,可是开心么?……父母兄长全铩,可是有趣么?……门人弟子人头全部落地,可是好看么?”

  朱允玟心里一滞:“你这老尼姑。怎么有你这样问话的呢?你,你。简直可理喻啊。”

  白灵心却是被一连串的问话震得浑身发抖,她福至心灵,跪倒在了地上,哭嚎着抱住了脱尘的腿,苦苦哀求道:“弟子知错了,还请大师大发慈悲心怀,还请……”

  脱尘皱起了眉头。摇头到:“不要多说,不就是求贫僧收你为徒么?你的资质倒也不差,相见就是有缘,你跟我回小天山吧……你乃是应劫之人,日后还有大事要你去承担,你现在可不能死了。不要哭了,贫僧修道两千多年来,就是看不得这般小儿女情态。”说完她一脚把白灵心踢了起来,自己看向了朱允玟。

  朱允玟被她神光崭然的眼睛看得浑身发寒。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去,低声下气的说到:“神僧,朕……晚辈朱允玟有礼了。”

  脱尘横了他一眼。抬头看天,问到:“老不死的,你说这小子怎么办?留在中原可是个祸害,他非要起兵打仗不可可怜天下百姓啊……杀了他么,他却又是无罪之人,实在是不好处置。”

  一个嘻嘻哈哈,吊儿郎当地声音传了过来:“嘻嘻,你老尼姑,就收他做徒弟好了。看他和那白家丫头勾勾搭搭的样子,嘿嘿,说不定还可以给你避尘庵多加上几个弟子,嘻嘻,你老尼姑到时候也可以来个含饴弄孙,岂不是快活?”

  脱尘气得嘴唇直哆嗦,她火斥起来:“老不死地,你胡说八道什么?贫僧从不收男弟子,避尘庵,可是他去得的地方?什么含饴弄孙,贫僧儿子都没有一个,孙子从何而来?”

  那声音油滑的说到:“哎呀呀呀,没有儿子,你收他做儿子就成了?哎哟,不要动手,我是说实话啊,这小子身后还跟着一群走狗,到时候你避尘庵的管家、花匠、厨师什么的也都有了,还不用在外面招人了。”

  脱尘面色一沉,嘴巴一张,就是一道金光射出,佛光片片,‘轰’的一声把里许外的一座山头炸成了粉碎。朱允玟吓得魂飞魄散地,心里直念叨着:“这老尼姑好大的火气,她不是有道的神僧么?怎么脾气还是这么火爆?那天在成都,她居然没有发火揍人,实在是……”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剑来臭牛鼻子老道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