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物质越来科学越发达人类越无知,人类越来越不幸福

科学科学越发达人类越无知人類反而越无知?曾仕强教授一句话道出背后真相

致力于传播中华文化不崇洋媚外,向国学大师曾仕强学习求关注陆续分享《论语的生活智慧(曾仕强)》音频,曾老的演讲剪辑经

就像一个人作为越大他管理的事僦越多麻烦也就越多。就像我们的学历越高越发现自己无知一样并不是怪病多了,它本身就客观存在的是之前我们无法发现它,科學发展了才能发现



科学在发展,人类在进步!科学的发展促进了很多元素的形成很多食物都是靠药品添加剂激素催熟加工出来的。现茬散布的辐射元素也不少很多有害细菌也都是经过生物进化的,变成了高级细菌还有毒气,污染水时刻都在威胁着我们人类的生命現在吃的鱼,也不安全江河湖泊的水都被污染了。很多国家发展的核技术那核废料向大海倾泄,大海里面有很多水族这些鱼虾(这些核废料的辐射就在鱼虾上)被人打捞上来吃,一吃就吃到人的身体里面科学在发展,药品在增多但有些变异病毒用药品根本就无法殺死!生态环境的恶化,空气、水、食物都被污染是导致众生疾病猛增的重要原因。


随着科学发展、怪病越来越多是有以下两个方面嘚原因:

1、随着科学发展,很多食物的生长并不那么常常说,病从口入吃的都不是那么,当然得怪病的机率就更大

2、随着科学发展,对病毒研究的更细对于不同种病即使没有治疗办法和 方案的病但也会命名。而在早期科学不发达,对于很多病都不清楚那会出个沝豆、得个感冒都有可能身亡,更别提其它的怪病了大家见都没见过,也没有那么先进的医疗设备就没有检查出来到底为何身故。所鉯不是怪病越来越多而是现在发现怪病的能力越来越强。

3、随着科学越来越发展信息共享能力增强,坐在一台电脑前或者拿一个手机能知天下以前张家村里有个人得了病,李家村里的人是不知道的现在是有人得了个怪病,全国不对,是全世界马上就都知道了所鉯不是怪病越来越多,是你听到的怪病越来越多


不是怪病越来越多,而是怪病越来越让医学发现了比如6几年医学还不知道有乙肝,丙肝8几年还不知道测血糖,5几年到医院看病不测血压而是测体温


因为科学发展了,创造了越来越多的东西但同时也污染了越来越多的汢地空气水资源,这些和大家朝夕相处的物质吃的用的喝的呼吸的都受影响,那自然而然怪病也越来越多所以现在国家提倡环保,提倡垃圾分类


个人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1.科学发展改变了人类的生存环境工业的发展使人类处于前所未有的恶劣生态环境之中,致使人类疾疒增多2.由于科学发展,以前不被人类所认识的病逐渐被认识、定义从而使疾病的种类更加细化,让人主观认为疾病增多3.现在因传媒發达,人们的认知范围扩大比之于以前较小的交际范围,现在人们能即时获得全球的各种信息能了解到以前不能了解的疾病,也会在主观上认为怪病增多


过去没有污染病也少科学越发大污染越高特别是空气,水源害给人民群众带来亚还有那些不良生意人做手脚害百姓能没有病吗?



科学不仅使人进步人进步了,其他的也进步了包括你所说的怪病,这才能维持生态平衡

人类自某一低等类型发展的方式

囚类身体和心理的变异性——遗传——变异性的原因——人类的变异法则和低于人类的动物的一样——生活条件的直接作用——各部分增強使用和不使用的效果——受到抑制的发育——返祖——相关变异——增长的速度——对增长的抑制——自然选择——人类是世界上最占優势的动物——人类身体构造的重要性——导致人类变为直立的诸原因——由于直立而发生的构造变化——犬齿的缩小——头骨的增大及其形状的改变——无毛——无尾——人类不能自卫的情况

显然人类现今依然受强大的变异性所支配。在同一个种族中没有任何两个人是唍全相像的我们不妨把无数面孔加以比较,而一个面孔一个样在人类身体各部分的比例和大小方面也有同等大量的多样性,腿的长度昰最易变异的诸点之一 虽然在世界的某些地区一种长头颅是普遍的,在另外一些地区一种短头颅是普遍的但是,甚至在同一个种族的范围内头的形状还有巨大的多样性如美洲和澳洲南部地区的土著居民就是这样——后一种族的“血统、风俗以及语言在现存各种族中大概是最纯粹、最均一的”,甚至像区域如此狭窄的桑威奇群岛(SandwichIslands)上的居民也是如此 一位著名牙科医生向我保证说,牙齿的巨大多样性差不多同面貌的一样主动脉如此常常地在歧路上循行,以致发现从1 040具尸体中计算出循行路线的出现次数对解决外科问题是有用的 肌肉昰显著容易变异的,例如特纳教授发现,在50具尸体中没有两具尸体的足部肌肉严格地相似在有些尸体中其离差是相当大的。 他接着说司掌运动的能力一定适当地按照若干离差而有所改变。伍德(J.Wood)先生曾做过如下记录:在36具解剖用的尸体中有295个肌肉变异,在另一組同样数目的解剖用尸体中不少于558个变异而且在身体两侧发生的变异只作为一个计算。 在后一组36人中“查明并无一人与解剖学教科书Φ所做的肌肉系统的标准描述完全一样”。其中一个尸体竟有25个独特的畸形肌肉数目之大,令人惊奇同一块肌肉有时以多种方式发生變异,例如麦卡利斯特(Macalister)教授描述过副掌肌(palmaris accessori‐us)的独特变异不少于20个。

著名的老一辈解剖学者沃尔夫(Wolff)坚决主张内脏比外部***更容易变异,“人体内部没有一部分不变异的” 他甚至写过一篇专论,陈述如何选择内脏的典型标本作为代表他讨论了肝、肺、肾等的至美,犹如人类外貌的至美一样这一讨论听起来够奇怪的了。

人类同一种族心理官能(mentalfaculties)的变异性或多样性是如此为大家所熟知鉯致无须在这里多赘,至于人类不同种族之间的更大差异就更不必谈了。低等动物也是如此所有管理过动物园的人们都承认这一事实,而且我们在家狗以及其他家养动物中可以明显地看到这一点布雷姆特别坚决主张,他在非洲驯养的那些猴中每一个猴都有它自己特殊的气质和脾气;他提到有一只狒狒,以它的高度智力而著称;伦敦动物园管理员曾向我指点过一只属于新世界(NewWorld) 的猴同样以它的智仂而著称。伦格尔(Rengger)也坚决主张他在巴拉圭所养的同种的猴的各种心理特征(mentalcharac‐ters)也是多式多样的,他接着说这种多样性一部分是先天的,一部分是它们受得何种待遇或教育的结果

关于遗传的问题,我在他处 已经做过非常充分的讨论在这里简直没有什么再需要补充的了。关于人类最细微的以及最重要的性状之遗传我们所搜集到的事实比对任何低等动物的都多;虽然关于后者的事实也足够丰富的。至于心理属性(mentalqualities)亦复如此它们在家狗、家马以及其他家养动物中的遗传也是显著的。除了特别的嗜好和习性以外一般的智力、勇氣、坏脾气和好脾气等等肯定都是遗传的。至于人类我们在差不多每一个家族中都可以看到相似的事实;通过高尔顿(Galton) 先生的令人钦佩的工作,我们现在知道天才也倾向于遗传,所谓天才就是高度才能的异常复杂的结合;另一方面同样地,癫狂以及退化的心理能力肯定也在一些家族中得到遗传

关于变异性的原因,就所有情况来说我们都是很无知的;但我们还能够领会,在人类和低等动物中变异性的原因同各个物种在若干世代间暴露于其中的外界条件有某种关系家养动物比那些处于自然状况下的动物更多变异;这显然是由于支配它们的外界条件性质的多样化和变化所致。在这方面不同的人类种族同家养动物相似,同一个种族的各个人当居住在像美洲那样的辽闊地域时也同家养动物相似我们看到在比较文明的民族中多样化的生活条件所产生的影响;因为属于不同阶层的而且从事不同职业的成員比野蛮民族的成员有更大的性格差距。不过未开化人的一致性往往被夸大了,而且在某些场合中简直不能说有这种一致性存在 即使峩们仅注意到人类所暴露于其中的外界条件,要说人类远比任何其他动物更加“家养化” 也是一种错误。有些未开化种族如澳洲人,並不及分布范围辽阔的许多物种的生活条件更为多样化在另一个远为重要的方面,人类与任何严格家养的动物都大大不同;因为人类的苼育从来没有通过有计划的或无意识的选择而长期受到控制没有一个人类的种族或个人会被另外的人所完全征服,以至某些个人由于以某种方式在对主人有用方面胜过他人而被保存下来这样便受到了无意识的选择。除去普鲁士掷弹兵那个著名的事例外没有某些男人和奻人被有意识地挑选出来而令其婚配;在普鲁士掷弹兵这一事例中,就像可以预期的那样人服从于有意识选择的法则;因为有人断言,茬掷弹兵及其高个子妻子所居住的村庄中曾经养育出许多高个子的人在斯巴达(Sparta),也采用过一种选择方式因为曾经颁布过这样的法律:所有婴儿在降生后不久就应受到检查,外貌良好而健壮的被保存下来其余的则任其死亡。

如果我们把所有人类种族都视为单独一个粅种那么其分布范围是非常广阔的;不过有些与世隔离的种族,如美洲印第安人和波利尼西亚人( Polynesians )也有很广阔的分布范围。有一条法则是众所周知的即分布范围广阔的物种远比分布范围狭窄的物种更加容易变异得多;把人类的变异性同分布范围广阔的物种的变异性楿比较,比把他们同家养动物的变异性相比较更加准确可靠。

看来人类和低于人类的动物的变异性不仅是由同样的一般原因所诱发的洏且二者身体的相同部分也以密切近似的方式受到影响。这一点已由戈德隆(Godron)和夸垂费什( Quatrefages )充分详细地予以证明了所以在这里我只偠提一下他们的著作 就行了。逐渐成为轻微变异的畸形在人类和低于人类的动物中同样也是如此相似以致同样的分类和同样的名词可以通用于二者,小圣·伊莱尔(Isidore Geoffroy St.‐Hilaire) 对此已有所阐明。我在有关家养动物变异的那部著作中曾试图以粗略的方式把变异的法则安排在洳下的各个项目中:改变了的外界条件直接而一定的作用,这种作用可以由同一物种的一切个体或几乎一切个体在同样环境中按照同样方式发生变异而被显示出来各个部分长期连续使用和不使用的效果。同源部分的结合复合部分的变异性。生长补偿不过关于这一法则,我还没有找到有关人类的良好事例某一部分对另一部分的机械压迫的效果,如婴儿的颅骨在子宫中所受到的骨盆压迫发育的抑制,導致诸部分的缩小或其生长受到抑制通过返祖,长久亡失性状的重现最后,相关作用所有这些所谓的法则可以同等地应用于人类和低等动物,其中大多数法则也可以应用于植物在这里对所有这些法则一一加以讨论将是多余的。 不过其中有几项法则是如此重要以致還必须以相当篇幅加以讨论。

改变了的外界条件直接而一定的作用

这是一个最错综复杂的问题不可否认,改变了的外界条件对所有种类嘚生物都会发生某些作用有时是相当大的作用;最初看来很可能是,如果有充足的时间这将是必然的结果。但是我没有能够得到支持這一结论的明显证据;而在相反方面却可以提出正当的理由至少有关适应于特殊目的的无数构造是如此。然而无可怀疑改变了的外界條件可以引起几乎无限的彷徨变异,而整个组织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变为可塑的了

在美国,参加最近一次战争的一百万以上的士兵受到了身体测量而且对他们的降生和成长时所在的州进行了登记。 根据这一数量大得惊人的观察可以证明某种地方性影响对身材直接发生作鼡;我们进一步认识到,“大部分身体成长时所在的州以及表明其祖先系统的降生时所在的州似乎对身材有显著影响”例如,已经证实“当成长时居住在西部各州,有使身材增高的倾向”另一方面,海军生活会延缓其成长正如下述所阐明的那样,“十七八岁的陆军壵兵和海军士兵的身材有巨大差别”古尔德先生力图查明这样对身材发生作用的影响因素的性质,但他只得到了反面的结果即,它们哃气候、土地高度、土壤没有关联甚至同生活的富裕和贫困也不以任何支配的程度相关联。这后一结论用维勒美(Villermé)根据法国不同地方应征士兵身高的统计所得出的结论直接相反。如果我们把波利尼西亚酋长和同岛低层人民的身材差别加以比较,或者把肥沃的火山岛居民和同海洋 低处的荒瘠珊瑚岛居民的身材差别加以比较再把生活资料很不相同的火地岛(TierradeFuego)东海岸和西海岸居民的身材差别加以比较,那就不可避免地会得出如下结论:较好的食物和较大的生活舒适确可对身材产生影响但是,上面的叙述阐明了要得出任何确切的结果是哬等困难比多(Beddoe)博士最近证明,关于英国居民城市生活和某种职业对其身高有一种退化的影响;并且他推论这一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昰遗传的,在美国同样也有这种情况比多博士进一步相信,“如果一个种族的身体发达到最高顶点其身体精力和精神活力也要升到最高峰”。

外界条件对人类是否产生任何其他作用现在还不知道。可以预料气候的差异将会发生一种显著影响,因为肺和肾在低温下的活动要加强而肝和皮肤在高温下也是如此 。以前认为皮肤的颜色和毛发的特性是由光或热来决定的;虽然简直无法否认由此产生的某種效果,但几乎所有观察家们现在还一致认为这种效果是很小的即使多年暴露于其中也是一样。在我们讨论人类不同种族的时候还要對这个问题进行更适当的探讨。关于家养动物有理由相信寒冷和潮湿对毛的生长有直接影响;但是,在人类的场合中我还没有遇到任哬有关这个问题的证据。

各部分增强使用和不使用的效果

众所周知使用可以使一个人的肌肉加强,而完全不使用或破坏其专有的神经,则可使肌肉减弱当眼受到破坏时,视神经常常变得萎缩当一条动脉被结扎时,其侧脉管的直径不仅在增大而且管壁的厚度和强度吔有所增加。当一个肾因病停止作用时另一个肾就要增大,而且加倍地工作骨如果负担较大的重量,不仅厚度、而且长度都有所增加 经常从事不同职业可导致身体各部分的比例发生变化。例如美国“联邦委员会”(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查明,参加最近这次战争的海军士兵的腿比陆军壵兵长出0.217英寸虽然海军士兵平均要矮些;而海军士兵的手臂却短1.09英寸,所以就其矮缩的身高而言,手臂的减短已越出了比例海軍士兵手臂的减短显然是由于它们的使用较多所致,这是一个料想不到的结果;但海军士兵的手臂主要用于拉牵而不是用于支持重量。海军士兵的颈围和脚面厚度均较陆军士兵的为大但其腰围、胸围和臀部则较小。

如果在许多世代中都遵循同样的生活习性那么,上述幾种变异是否会变为遗传的还不知道,但这是可能的伦格尔 把巴拉瓜河流域的印第安人(PayaguasIndians)的细腿和粗臂归因于他们一代连一代地几乎在独木舟中过一辈子,而下肢无所运动另外一些作者对相近的事例作出了相似的结论。按照曾同爱斯基摩人长期在一起生活的克兰兹(Cranz) 的说法“当地人相信捕捉海豹时的机灵和敏捷(他们最高的技艺和美德)是遗传的,这确乎有些道理因为一位著名的海豹捕捉手嘚儿子虽然幼年丧父,也显示了他的英雄本色”在这一场合中,看来心理能力和身体构造都同等多地得到了遗传有人断言,英国工人嬰儿的手在降生时大于贵族婴儿的手 根据四肢发育和颚部发育之间所存在的相关作用——至少在某些场合中是如此, 那些不大用手和脚勞动的阶级其颚部由于这种原因可能缩小。优雅文明人的颚部一般小于辛勤劳动者或未开化人的颚部乃是确定无疑的。但是关于未開化人,如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Spencer) 先生所说的在咀嚼粗糙的、未烹调的食物时较多地使用颚部,将会以一种直接方式对咀嚼肌及其所附着嘚骨发生作用远在降生以前的胎儿,其足蹠的皮肤比身体其他任何部分的皮肤都厚; 简直不能怀疑这是由于压力在一长系列世代中的遺传效果。

众所周知钟表匠和雕刻匠容易近视,常过户外生活的人特别是未开化人,一般是远视的 近视和远视肯定都有遗传的倾向。 同未开化人相比欧洲人的视力以及其他感官都较差,这无疑是在许多世代中减少使用之积累的和遗传的结果;因为伦格尔说过他曾反复地观察过同未开化的印第安人一起长大的、并同他们一起度过终生的欧洲人;尽管如此,这些欧洲人的感官在敏锐性上还不能同印第咹人的相比 同一位自然科学者还观察到,美洲未开化人头骨上容纳几种感觉***的腔比欧洲人的为大;这大概暗示着这等***本身在大尛上的相应差异布鲁曼巴哈也曾谈到美洲未开化人头骨上的鼻腔很大,并且把这一事实同其显著敏锐的嗅觉能力联系在一起了按照帕拉斯(Pallas)的材料,北亚平原上的蒙古人具有异常完善的感官;普里查德相信他们的穿过颧骨(zy‐gomas)的那一部分头骨非常宽阔,系由于他們的感觉***高度发达所致

奎丑印第安人(Quechua Indians)居住在秘鲁的巍峨高原上;杜比尼(Alcide d’Or‐bigny)说,由于不断地呼吸稀薄的空气他们获得了異常大的胸和肺。其肺部细胞也比欧洲人的大而多 这些观察材料曾受到怀疑,不过福布斯(D.Forbes)先生对一个近似种族亚马拉人(Aymaras)进行過多次身体测量他们也在10000~15000英尺的高地上生活;他告诉我说,他们在身体的粗细和长短方面都同他所看见过的所有其他种族的人有明显嘚差别 在他的测量表格中,每一个人的身高定为1000其他测量数据则按此标准缩减。该表说明亚马拉人的伸直的双臂比欧洲人的为短,仳黑人的更短同样地,他们的双腿也较短;他们表现了这样一种显著的特征即每一个受到身体测量的亚马拉人,其股骨(femur)比胫骨(tibia)为短平均计算,股骨长度同胫骨长度之比为211∶252而同时受到测量的两个欧洲人,其股骨长度同胫骨长度之比则为244∶230在三个黑人中,其比例为258∶241同样地,前肢的肱骨也相对的要比前臂短些和身体最近的四肢那一部分的这样缩短,如福布斯先生向我提示的似乎是同軀干长度大大增加有关的一种补偿的情形。亚马拉人还呈现一些其他独特的构造之点例如,脚后跟的凸出部分很小

这些人如此彻底地適应了他们的寒冷而高峻的居住地,先前西班牙人把他们带到低下的东部平原时现在为高工资所诱、下来淘金时,以致死亡率有了可怕嘚提高尽管如此,福布斯先生还找到了少数幸存了两代的纯粹家族;他观察到他们依然遗传了其固有的特性。但是甚至用不到测量,也可明显看出这些特性完全缩小了;通过测量发现他们的身体已不像居住在高原者的身体那样长;同时他们的股骨却变得多少长一些,胫骨也有所增长但程度较轻。至于实际测量数据查阅福布斯先生的研究报告便知。根据这些观察我以为毫无疑问的是,在一个非瑺高的地方居住了许多世代直接地和间接地有诱使身体比例发生遗传的变异的倾向。

人类在其后期生存阶段虽然通过诸部分的增强使鼡或减弱使用没有发生很大变异,但以上所举的事实阐明人类在这一方面的倾向并没有消失。我们确知同样的法则也适用于低等动物。因此我们可以推论,当人类的祖先在远古时代处于变迁状况之下时并且当他们由四足动物变成两足动物时,身体不同部分的增强使鼡或减弱使用的遗传效果很可能对自然选择起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受到抑制的发育同受到抑制的生长有所不同,诸部分在前一状况下继续苼长、同时依然保持其早期状态各种畸形可以纳入这一项目之下,有些畸形如裂口盖(cleft‐palate)据知是偶尔遗传的。对我们的目的来说呮要谈谈沃尔格的研究报告 中所描述的畸形小头白痴的受到抑制的脑部发育就足够了。他们的头骨较小而且脑旋圈(convolutionsofthe brain)不及正常人的复雜。额窦(frontal sinus)即眼眉上部的突起,非常发达颚部以“异常”的程度向前突出,所以这等白痴同人类的低等模式多少相类似他们的智仂以及大多数心理官能,都极其薄弱他们不能获得说话的能力,而且完全不能长久地注意但很善于模仿。他们是强壮的而且显著地活泼,不停地嬉戏、跳跃和做鬼脸他们爬楼梯时常手脚并用,而且非常喜欢攀登家具和树木这就使我们想起,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喜欢爬树;这又使我们想起原本为高山动物的小羔羊和小山羊多么欢喜在小丘上跳来跳去,不管这小丘是多么小白痴在其他一些方面也同低于人类的动物相类似,例如他们在吃每一口食物之前,都要小心地嗅味对此已有几个事例的记载。有一个白痴被描述常用口帮助双掱去捉虱子他们的习性往往是猥亵的,没有礼貌的感觉;他们的身体显著多毛 关于这一点曾经发表过几个事例。

这里所举的事例有许哆大概可以纳入上述项目之下如果一种构造在其发育时受到了抑制,但仍继续生长直到它和同一类群(group)的某些成熟的低等成员的相應构造密切类似,那么在某种意义上就可把这一构造看做是一个返祖的事例。一个类群的低等成员对其共同祖先大致是如何构成的向峩们提供了某种概念;简直不能相信一个复杂的部分在胚胎发育的早期阶段受到抑制后,还会继续生长到终于可以执行其固有功能除非咜在某一较早的生存期间获得了这种能力,而现今异常的即受到抑制的构造在那时还是正常的。一个畸形小头白痴的简单头脑就其同┅只猿的头脑相类似来看,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它提供了一个返祖的事例 还有另外一些事例可以更加严格地纳入现在这个返祖项目之中。在人类所属于的那一类群的低等成员中正常发生的某些构造偶尔也会在人类中出现,虽然在正常的人类胚胎中并没有发现过这等构造;或者这等构造如果正常存在于人类胚胎中,但它们都变得异常发达竟达到这一类群的低等成员的那种情况,虽然在后者这是正常的下述例证将会使这些论述更加清楚明白。

各种哺乳动物的子宫都是由一个具有两个明显的孔和两个通道的双重***如在有袋动物中那樣,渐渐变为一个单独的***;它除去有一个微小的内褶以外如在高等猿类和人类中那样,一点也不是双重的了啮齿动物显示了这两個极端状态之间的一个完整的累进系列。所有哺乳动物的子宫都是由两个简单的原始的管发展而来的在这两个管下方的部分形成了两个角;按照法尔(A.Farre)博士所说的,“这两个角在其下端的愈合形成了人类的子宫体;在没有子宫中央部分或子宫体的那些动物中,这两個角依然保持不相愈合的状态在子宫发展的进程中,这两个角逐渐变短最后终至消失,或者可以说它们被吸收入子宫体之中。”甚臸像低等猿类和狐猴类那样的高等动物其子宫依然具有两个角。

且说成熟的子宫具有两个角或者部分地分为两个***的这等异常事例茬妇女中并不罕见;按照欧文的说法,这等事例再现了某些啮齿动物所达到的那种“集中发育(con‐centrative development)的阶段”关于胚胎发育受到简单的抑制,以及继之而来的生长和完全的功能发育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恐怕就是这种事例;因为这种局部双重的子宫每一边都能执行固有的妊娠功能。在另外一些更罕见的事例中两个明显的子宫腔被形成了,每一个腔都具有它的固有的孔和通道 在正常的胚胎发育期间从来鈈通过这等阶段;很难相信,虽然这也许不是不可能的两个简单的、微小的、原始的管会知道如何(如果可以使用这一名词的话)生长荿两个明显的子宫,每个子宫具有一个构造良好的孔和通道而且还具有无数的肌肉、神经、腺和血管,如果它们不是像在现存有袋动物嘚场合中那样地曾在以往经历过一个相似的发育过程谁也不会妄想,像妇女的畸形双重子宫那样的一种如此完善的构造仅仅是偶然的结果但返祖原理——据此一种长久亡失的构造会被召回重生——大概可以用来说明其充分的发育,即使这种发育是在间隔了非常悠久的时咣之后进行的

卡内斯垂尼教授在讨论了上述事例以及各种相近的事例之后,得出了同上述一样的结论他提出另外一个例子,是关于颧骨的 这种骨在某些四手类动物以及其他哺乳动物中正常是由两个部分构成的。当人类胎儿在两个月的时候颧骨就是这种状态;通过发育的抑制,有时在成年人中、特别是在突颚的低等种族中还保留着这种状态因此,卡内斯垂尼断定人类某些古代祖先的这种骨一定正瑺地分为两个部分,而在以后却变得融合在一起了人类的额骨是由单独一片构成的,但在胚胎中、在小孩中而且在差不多所有低等哺乳動物中额骨是由两片构成的,由一条明显的缝分开在人类达到成熟期之后偶尔还多少明显地保留着这条缝;这种情形在古代的头盖骨仳在近代的头盖骨中更加常见,特别是如卡内斯垂尼所观察的在那些从冰碛(drift)中发掘出来的、属于短头模式的头盖骨中尤其常见。在這里就像在颧骨的近似事例中那样他再次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在这个事例中以及在就要谈到的另外一些事例中,古代种族比近代种族茬一定性状上更加常常接近低等动物的原因,看来是由于后者在漫长的系统线上距离他们的早期半人类祖先多少要远一点儿

人类的同仩述多少相似的各种其他畸形,曾被不同作者提出来作为返祖的事例;不过对此等事例似乎还有不少疑问因为,在我们发现这等构造正瑺存在以前我们势必在哺乳动物系统中下降到极低的地位。

人类的犬齿是完全有效的咀嚼工具但他们的真正犬齿性状,如欧文 所说的为“齿冠呈圆锥形,其末端为一钝点外面凸形,内面扁平或稍凹内面基部有一个微小的突起。黑色种族、特别是澳洲土人最好地显礻了这种圆锥形齿冠犬齿较切齿埋植得更深,而且牙根更强固”然而,对人类来说这个齿已不再是为了撕裂敌物或猎物的特殊武器叻;所以,就其固有的机能而言不妨把它视为残迹的。在人类头骨的任何大型采集品中如赫克尔 所观察的,总可以找到犬齿相当突出於其他齿之外的一些头骨其方式就像类人猿的犬齿一样,不过程度较轻而已在这等场合中,一颚的齿间空位是留待容纳另一颚的犬齿瓦格纳(Wagner)所绘的卡菲尔人(Kaffir)头骨的齿间空位异常宽阔。 同近代头骨比较古代头骨受到检查的非常之少,但至少已有三例表明前者猋齿非常突出这确是一个有趣的事实;据说脑雷特人(Naulette)的颚是异常大的。

在类人猿中仅雄者具有充分发达的犬齿;但在大猩猩(gorilla)Φ并且程度较轻地在猩猩(orang)中,雌者的犬齿也相当地突出于其他齿之外;所以我所确信的妇女有时有相当突出的犬齿这一事实,对于楿信人类犬齿偶尔非常发达乃是返归猿类般的祖先并不是一个严重的障碍。如果有人轻蔑地拒绝相信他自己的犬齿形状以及其他人的偶爾非常发达的犬齿乃是由于我们早期祖先曾经装备有这等可怕的武器那么他大概在冷笑中却揭示了他自己的由来。因为人类虽然不再咑算或者没有能力再使用这等齿作为武器,但还会无意识地收缩他的“嗥叫肌”(snarlingmuscles贝尔爵士命名 ),以便把犬齿露出准备动作,就像┅只狗准备咬架那样

四手类或其他哺乳动物所固有的许多肌肉偶尔也会在人类发育。沃拉克威契(Vla‐covich)教授 检查过40个男性尸体发现其Φ19人具有一种被他称为“坐耻肌”(ischio‐pubic)的肌肉;3人具有代表这种肌肉的韧带(ligament);其余18人连一点这种肌肉的残迹都没有。在30个女性尸体Φ仅有2人在两侧具有这种发达的肌肉,另外3人只有残迹的韧带所以,这种肌肉在男性中看来远比在女性中普遍得多;根据人类起源于低等生物类型的信念这个事实就是可以理解的了;因为在几种低于人类的动物中,曾发现过这种肌肉凡是具有这种肌肉动物,它的唯┅作用即在于帮助雄者的生殖行为

伍德先生在他的一系列有价值的论文中, 详细地描述了大量的人类肌肉变异这等肌肉都同低等动物嘚正常构造相类似。同我们最近亲属四手类动物所正常存在的肌肉密切类似的那些肌肉真是多得举不胜举有一具男性尸体,体格强壮頭骨构造良好,在其身上观察到的肌肉变异不下七处之多;所有这些都明显地代表了各种猿类所固有的肌肉僻如说,这具男尸在颈部两側各具一块直正的、强有力的“锁骨提肌”(levatorclavic‐ulae)就像我们在所有猿类中所看到的那样,据说在60具人类尸体有一具有这种肌肉 bone),正洳赫胥黎教授和弗劳尔(Flower)先生所阐明的高等的和低等的猿类普遍具有这种肌肉”。我仅提出两个补充的事例;在所有低于人类的哺乳動物中都可以找到肩峰底肌(acromio‐basilarmuscle)而且它似乎同四足行路的步法相关, 在60具人类尸体中有一具有这种肌肉布雷德利(Bradley)先生 发现一个侽人的两只脚都有一块“第五蹠骨展肌”(ab‐ductor ossis metatarsi quinti);在此之前没有记载过人类具有这种肌肉,但它在类人猿中却是永远存在的手和臂——這是人类特性非常显著的部分——的肌肉极端容易变异,结果变得同低于人类的动物的相应肌肉类似 这种类似或是完全的,或是不完全嘚;在不完全的场合中它们显然具有过渡性质。某些变异在男人中较普遍另外一些变异则在女人中较普遍,对此还不能举出任何理由伍德先生描述了大量变异之后,作出如下意义深远的陈述:“在诸***的沟中或沿着各个方面延伸的肌肉构造显著脱离正常的模式一萣暗示有某种未知的因素,这对于一般的、科学的解剖学的全面知识有极大的重要性”

这一未知因素乃是返归以往的生存状态,可以被認为是有最高度可能性的 人类和某些猿类之间如果没有遗传的连接关系,要说一个人的畸形肌肉同猿类的肌肉相似者不下于七处之多系出于偶然,则是完全不可相信的另一方面,如果人类是从某一猿类般的动物传下来的那么就举不出任何有根据的理由来说明某些肌禸为什么不会经过成千上万的世代之后而突然重现,其方式就像马、驴、骡经过数百代、更可能经过数千代在腿部和肩部突然重现其暗色條纹一样

这等各式各样的返祖事例同第一章中所举出的残迹***事例的关系是如此密切,以致把其中的许多事例放在那里或这里都无鈳无不可。例如一个具有角的人类子宫可以被说成是以一种残迹状态代表某些哺乳动物同一***的正常状态。人类的某些残迹部分如侽女两性的尾骨以及男性的乳房,是一直存在的;还有另外一些残迹部分如髁上孔(supracondyloid foramen),仅偶尔出现因而可以被纳入返祖项下。这几個返祖的构造以及那些严格是残迹的构造揭示了人类是从某一低等类型以准确无误的方式传下来的

人类就像低于人类的动物那样,他的許多构造如此紧密关联以致当某一部分发生变异后,另一部分也要跟着发生变异;在大多数场合中我们对此还不能举出任何理由。我們无法说是否这一部分支配那一部分,或者是否二者受某一较早发达的部分所支配。各种畸形正如小圣·伊莱尔所反复坚决主张的那样,就是这样紧密地连接在一起的。同源构造特别容易一齐变异,就像我们在身体两侧和上下肢所看到的情形那样梅克尔很久以前就曾說过,当手臂肌肉脱离其固有模式时它们几乎永远模拟腿部的肌肉;相反的,腿部肌肉也是如此视觉***和听觉***,齿和毛皮肤囷毛的颜色,体色和体质或多或少都是相关的。 最初是沙夫豪森教授注意到显然存在于肌肉结构和眶上脊(supra‐orbital ridges)之间的关系眶上脊乃昰人类低等种族的显著特性。

除了多少可能地纳入上列项目中的变异以外还有一大类可以暂时称为自发的变异,因为就我们的无知程度來说它们似乎是在没有任何激发的原因下发生的。然而可以阐明这等变异无论具有微小个体差异,或者具有强烈显著而突然的构造离差其决定于生物体质远比决定于它所处的外界条件性质要多得多。

文明国家的人口据知在适宜条件下如在美国,25年可增加一倍;按照尤勒(Euler)的计算12年稍微多一点就可增加一倍。 如果按照前一项增长速度则现今的美国人口在657年间就会如此稠密地布满整个水陆形成的卋界,以致四个人只能占一平方码的面积对人类不断增长的首要的或基本的抑制,是获得生活资料以及舒适生活的困难根据我们所看箌的,可以推论情况确系如此例如在美国,那里生活容易而且有大量房屋。如果在大不列颠(GreatBritain)这等生活手段突然加倍那么我们的囚口也会迅速加倍。在文明国家里这种首要的抑制主要是以限制婚姻来完成的。在最贫困的阶级中婴儿的较大死亡率也是很重要的;擁挤而蹩脚的房屋中的一切年龄的居民,由于各种疾病同样也有较高的死亡率在位于适宜条件下的国家里,严重的流行病和战争很快会起到平衡作用甚至超过平衡。移民也有助于暂时的抑制但对极贫困的阶级来说,这在任何程度上都没有作用

正如马尔萨斯(Malthus)所指絀的,可以有理由设想野蛮种族的生殖力实际上低于文明种族。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肯定不知道,因为对未开化人没有进行过人口调查;但从传教士以及其他同这等民族长久相处的人士所提出的一致证据来看他们的家庭通常是小的,大家庭不多见那里的妇女据信给婴兒哺乳的时期很长,上述情形由此或者可以得到部分的解释;但高度可能的是,未开化人要经历很大的苦难而且不会得到像文明人那樣多的营养丰富的食物,他们的生殖力实际上大概要差一些我在前一著作中 曾指出,所有我们家养的四足动物和鸟类以及所有我们的栽培植物其能育性均比处于自然状况下的相应物种为高。动物突然被供给过剩的食物或者长得很肥,以及大多数植物突然从很瘠薄的土哋被移植到很肥沃的土地上都会或多或少变为不育的;以此来反对上述结论是毫无根据的。所以我们可以预期,文明人的生殖力要比野蛮人的为高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文明人是高度家养的。文明民族的增高了的生殖力就像我们的家养动物那样,变成一种遗传的性状也是非常可能的;至少已经知道,人类产双胞胎的倾向在一些家族中是向下传递的

尽管未开化人的生殖力低于文明人,毫无疑问他们還会迅速增加如果他们的人数没有在某些方面受到严格限制。关于这个事实桑塔尔人(Santali)或印度山区部落最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例证;因为,正如亨特(Hunter)先生所阐明的 自从施行种牛痘、其他瘟疫有所缓和以及战争切实受到遏制之后,他们以异常的速度增加了然而洳果这等未开化人不是进入邻接地区做雇工,他们人口的增加大概是不可能的未开化人几乎都结婚;但有某种谨慎的约束,因为他们一般都不在最早可能的年龄结婚年轻人常常需要显示出他能够养活一个妻子后才可以结婚;他们一般需先挣得她的身价,以便从她父母那裏把她买来获得生活资料的困难,对未开化人远比对文明人以更加直接得多的方式偶尔限制其人口的数量因为所有部落都周期地遭受饑饿的危害。这时未开化人被迫去吃更恶劣得多的食物,他们的健康难免受到损害关于他们在遭到饥饿之后或在饥饿期间肚子凸出和㈣肢消瘦,已经有过许多记载于是,他们被迫到处游荡如我在澳大利亚听到的,这时他们的婴儿要大量死亡由于饥饿是周期的,主偠决定于非常的季节因而所有部落的人口数量一定波动很大。他们不能稳定地、有规律地增长因为那里的食物供给不会人为地增加。未开化人当穷迫过甚时就彼此侵犯领地,结果引起战争其实他们同邻近部落的战争几乎不绝。他们在陆地和水上寻觅食物时容易遇箌许多意外事情;在一些地方他们受到猛兽的危害很大。在印度由于虎患有些地区的人口减少了。

马尔萨斯曾讨论过这几种抑制但他對很可能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抑制,即杀婴、特别是杀女婴以及堕胎却强调得不够。今天世界上许多地方都盛行此事;据伦南(M’Lennan)先生说,以往杀婴的规模还要更大 此事的发生与其说由于未开化人认识到养活所有生下来的婴儿是困难的,毋宁说是不可能的***生活也可以加入上述抑制;不过这还是被作为生活手段所引起的;但有理由相信,在某些场合中(例如在日本)这是作为一种控制人口的掱段而有意地受到鼓励。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极其远古的时代在人类还没有达到人的地位以前,他大概要比今天最低等的未开化人更多地受本能而更少地受理性所引导我们早期的半人类祖先不会实行杀婴或一妻多夫制;因为低于人类的动物决不会如此违反常情, 以导致它們经常地杀害自己的后代或全然无所妒忌。那时婚姻不会受到谨慎的限制男女双方在年龄很轻的时候就会自由结合。因此人类的祖先就趋向于迅速增殖;但某种抑制,无论是间歇的或经常的一定曾经使其数量下降,甚至比对现今的未开化人还要剧烈这等抑制的确切性质是什么,我们还无法说出就像我们对大多数其他动物的情况无法说出那样,我们知道马和牛不是极其多产的动物,当最初纵放於南美时它们便以极大的速率增殖。象为所有已知动物中繁育最慢者,在几千年之内其子孙便可充满整个世界各种猴的物种的增殖┅定要受到某种方法的抑制;但不像布雷姆所说的,是由于猛兽的侵袭而受到抑制谁都不会假设美洲的野马和野牛的实际繁殖力最初以任何明显的程度增大了,其后由于它们充满了各个地区这同样的繁殖力便缩小了。毫无疑问在这一场合以及在所有其他场合中,多种抑制同时发生作用而且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有不同的抑制作用;因不良季节而发生的周期的饥饿可能是所有抑制中最重要的。对人类的早期祖先来说亦复如此。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人类的身体和心理都是可变异的这等变异就像在低等动物的场合中那样,是由同样的一般原因直接地或间接地所引起的并且服从同样的一般规律。人类广布于地球的表面在他们不断的迁徙期间 ,一定接触到多种多样的外界條件在这一半球的火地、好望角、塔斯马尼亚(Tasmania)的居民,以及在另一半球的北极地区(Arcticregions)的居民当到达他们现今的家乡之前,一定經历过多种气候而且多次改变了他们的习惯。 人类的早期祖先还像所有其他动物那样一定趋向于增殖到超越他们的生存方法以外;所鉯他们一定不时进行生存斗争,因而要受严格的自然选择法则所支配所有种类的有利变异将这样偶尔地或经常地被保存下来,而有害变異则被淘汰我所指的并非强烈显著的构造离差,这只是间或发生的我所指的仅是个体差异而已。例如我们知道决定我们运动能力的掱与足的肌肉,就像低等动物的那样 是容易不断变异的。那么如果居住在任何地方的、特别是居住在外界条件发生了某种变化的一处哋方的人类祖先分为相等两部分,其中一部分的所有个人由于他们的运动能力最适应于获得生存资料或保卫自己他们就会比天赋较差的叧一部分平均存活的人数较多,而且生下来的后代也较多

即使现今在最野蛮状况下生活的人类,也是这个地球上曾经出现过的最占优势嘚动物他比任何其他高等生物类型分布更广;所有其他生物都屈服在他的面前。这种巨大的优越性显然归功于他的智能而且归功于他嘚社会性——这引导他去帮助和保卫他的伙伴,同时还归功于他的身体构造这等特性的异常重要已由生活斗争的公断所证明。通过他的智力有音节的语言发展了;他的惊人的进步主要取决于此。正如昌西·赖特(ChaunceyWright)先生所指示的“语言官能的心理分析阐明,语言的最尛熟练程度比任何其他方面的最大熟练程度可能需要更多的脑力” 他发明了而且能够使用各种武器、工具、陷阱等等,借此他保卫自己杀死或捕捉动物,并且用其他方法去获得食物他曾建造木筏或独木舟从事捕鱼,或渡海到邻近肥沃的岛屿他曾发明取火的技术,借此把坚硬而多纤维的植物根弄成可消化的,并且把有毒的植物根或根部以外的部分弄成无毒的取火的发明始于有史以前,这大概是人類在语言以外的最大发明这几种发明乃是他的观察、记忆、好奇、想象以及推理诸种能力的直接结果,处于最野蛮状况下的人类凭借这些发明就可以变为最优秀超群的了所以,我不能理解华莱士(Wallace)先生为什么要主张:“自然选择只能把略优于猿类的脑赋予未开化人”

对人类来说,智力和社会性虽然具有最高的重要性但我们必须不要低估他的身体构造的重要性,本章下余部分将专门讨论这个问题關于智力和社会性即道德官能的发展,将在以下两章进行讨论

甚至准确地使用锤子,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每一个学过木工的人都会承認这一点。像火地人那样把一块石头准确地投掷在目标上,以保卫自己或击毙鸟类则需要手、臂、肩各种肌肉高度完善的协同动作,洏且进一步还需要敏锐的触觉。一个人投石或掷***以及进行许多其他动作必须双足站稳;这又需要许多肌肉的完善的相互适应。把一塊燧石削成最粗糙的器具或者用一块骨头制成钩***或钓针,则需要使用完善的手;因为正如最有才能的鉴定家斯库克拉夫特(Schoolcraft)先生 所指出的,把碎石片制成刀、矛或箭表明要有“异常的才能和长久的实践”。原始人实行分工的事实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并非烸一个人都制造他自己的石器或粗糙的陶器而是某些人似乎专门从事这种工作,无疑用此来交换他人狩猎之所得考古学者们相信,在峩们祖先想到把削碎的燧石磨成光滑的器具之前曾经历了非常悠久的岁月。几乎谁都不会怀疑一种类人的动物,如果具有充分完善到鈳以准确投掷石块的手和臂或者可以把一块燧石制成一种粗糙的器具,仅就机械技能而言就能通过充分的实践制作文明人所能制作的差不多任何器物。在这方面手的构造可以同发音***的构造相比,猿类的发音***用于发出各种带有信号的叫声有一个属,可以发出喑乐般的声调;但是在人类密切相似的发音***通过使用的遗传效果却适于发出有音节的语言了。

现在我们转来谈谈人类的最近亲属吔就是我们早期祖先最好的代表;我们发现四手类 的手是按照人手的同样一般形式构成的,但对多种多样用途的适应则远远不够完善。鼡于行进它们的手不及狗的脚;从黑猩猩和猩猩那样的猴类可以看到这种情形,它们用手掌的外缘或指关节(knuckles)行走 然而它们的手却極好地适于爬树。猴类用拇指在一边、其余四指和手掌在另一边以抓住细树枝或绳索其方式和我们的一样。这样它们还能把相当大的東西,如瓶颈举到嘴边。狒狒用手翻转石头挖掘树根。它们可以用拇指对着其余四指抓住坚果、昆虫或其他小东西这样,它们无疑還会从鸟巢中掏取鸟卵和小鸟美洲猴用树枝碰打野生橙,直到果皮裂开然后用双手的指头把果皮撕去。它们以一种狂暴的状态用石块紦坚硬的果实砸开其他猴用拇指把贝壳掰开。它们用手指拔出身上的树棘和果刺而且彼此捉身上的寄生虫。它们从高处把石头滚下戓者向它们的敌对者投掷石块;尽管如此,它们在做各种这样动作时却非常笨拙就像我亲眼所见的那样,它们完全不能准确地把石头投絀去

有人说,因为猴类“抓握东西非常笨拙”所以“一种专化差得更多的抓握***”对它们来说,其用处和它们具有现在那样的手是哃等美好的; 在我看来这种说法非常不正确。相反我看没有理由可以怀疑,一双构造更加完善的手如果不致使它们因此爬树较差,夶概对它们还是有利的我们可以猜想,完善得像人类那样的手大概不利于攀登;因为世界上大多数树栖的猴类,如美洲的蛛猴( Ateles )、非洲的疣猴( Colobus )以及亚洲的长臂猿( Hylobates )或者拇指缺损,或者足趾部分地结合所以它们的四肢已变成纯粹用于把握的钩状物了。

灵长类(Primates)一大系的某些古代成员由于谋生的方式发生变化,或者由于周围环境发生某种变化一旦达到较少树栖的地步,它的惯常的行进方式就会跟着改变;这样就要使它更加严格地四足行动或二足行动。狒狒出没于丘陵区或山区只是在必要时,才攀登高树; 所以它们获嘚了差不多像狗那样的步法仅有人类变为二足动物,我以为我们可以部分地了解他怎样取得最显著特性之一的直立姿势。没有手的使鼡人类是不能在世界上达到现今这样支配地位的;他的手是如此美妙地适于按照他的意志进行动作。贝尔爵士坚决认为“人手提供一切工具,手与智慧相一致便使人类成为全世界的主宰” 但是,只要手和臂惯常地用于行进和支持身体的全部重量或者,如上所述只偠手和臂特别适于爬树,那么它们就几乎不能变得完善到足以制造武器或把石头和矛***准确地投掷到目标上的程度。手的这种简单使用还会使触觉变钝;而手的妙用大部分取决于触觉。仅仅由于这些原因变为二足动物对人类也是有利的;不过双臂和整个身体上部的自甴,对许多动作的完成乃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为了这个目的他必须稳固地用脚站立。为了得到这种巨大利益人类的脚变得扁平了;而苴大足趾发生了特殊的改变,但这使它几乎完全失去了把握的能力因为手变得完善到适于把握,脚就应变得完善到适于支承和行进这哃通行于整个动物界的生理分工原理是相符合的。然而在有些未开化人中脚还没有完全失去它的把握能力,他们的爬树方式以及手的其怹用法阐明了这一点

无可怀疑,用脚稳固地站立以及手与臂的自由对于人类是一种利益这已由他在生活斗争中的卓越成功所证明,那麼要说人类变得愈来愈直立或二足行动对他的祖先没有利益,我看是没有任何理由的这样,他们便能用石块或棍棒去防卫自己攻击怹们所要捕食的动物,或用其他方法获取食物从长远观点来看,构造最好的个体将会取得最大的成功而且大量生存下来。如果大猩猩囷少数亲缘关系密切的类型灭绝了那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争辩:一种动物不能由四足的逐渐变为二足的因为处于一种中间状态的所有個体都非常不适于行走;而这一争辩是具有巨大的说服力和明显的真实性的。但是我们知道(这是值得好好思考的)类人猿现在实际上昰处于一种中间状态;而且总的看来,无疑它们是很适应于它们的生活条件的例如,大猩猩以左右摇摆的蹒跚脚步奔跑但在行进时通瑺是用两只弯垂的手来支撑。长臂猿有时把双臂用做好像拐杖一般它们的身体在两臂之间悬摇而前,某些种类的长臂猿在不经教导的情況下就还算能迅速地直立而行或奔跑;然而它们行动笨拙远远不及人走得稳当。总之在现存的猴类中,我们看到一种介乎四足动物和②足动物之间的行进方式;但是正如一位没有偏见的鉴定家 所坚决主张的,类人猿在构造上距离二足动物比距离四足动物更近

由于人類的祖先变得越来越直立,他们的手变得越来越适于把握和其他用途他们的脚和腿同时变得适于稳固地支撑和行进,所以构造上其他无窮的变化就是不可避免的了骨盆势必加阔,脊骨特别弯曲头安置在已经改变的位置上,一切这等变化都是人类所曾经完成的沙夫豪森教授主张,“人类头骨上强有力的乳头状突起就是他的直立姿势的结果”; 猩猩、黑猩猩等都没有这等突起大猩猩的比人类的为小。茬这里还可以接着谈谈与人类直立姿势有关联的各种其他构造很难确定,这等相关变异有多大程度是由于自然选择的结果有多大程度昰由于某些部分增强使用的效果,或者有多大程度是由于某一部分对另一部分所起的作用。毫无疑问这等变化方式经常是协同进行的。例如某些肌肉及其所附着的骨节当由于惯常使用而扩大时,这就阐明了某些动作是惯常进行的而这等动作一定是有益的。因此进荇动作最好的个体乃有较多数量生存下来的倾向。

臂和手的自由使用部分是直立姿势的原因,部分是其结果这似乎以一种间接的方式導致了构造的其他改变。如前所述人类的早期男性祖先大概具有大型的犬齿;但是,由于他逐渐获得了使用石块、棍棒或其他武器以同敵对者或竞争者进行战斗的习惯他们就越来越少地使用他们的颌(jaws)与牙。在这种情况下颌与牙将会缩小,无数近似的事例使我们感箌差不多确实如此在此后一章中,我们将会遇到非常类似的例子表明雄性反刍动物犬齿的缩小和完全消失显然同角的发达有关系,而馬类则同它们用门牙和蹄进行斗争的习惯有关系。

和其他人所坚决主张的在成年的雄类人猿中,正是由于颌肌的非常发达对头骨所产苼的效果才使它在许多方面同人类有如此重大差异,并且使这种动物的容貌确实可怕所以,在人类祖先的颌与牙缩小之后成年者的頭骨就会越来越同现存人类的相类似。正如我们以后将要看到的雄者犬齿的缩小几乎肯定要通过遗传对雌者牙齿发生影响。

由于心理官能的逐渐发达脑几乎肯定要变大。我推测没有人会怀疑人脑体积与其身体的比例大于大猩猩或猩猩的脑体积同其身体的比例,是与人類的高度心理能力密切关联的在昆虫方面,我们遇到密切近似的事实:蚁类的脑神经节(Cerebralganglia)异常之大所有膜翅目( Hymenoptera )的脑神经节比智仂较差的目、如甲虫的脑神经节要大许多倍 。另一方面没有人会想象任何两种动物或两个人的智力可以由脑壳的容积准确地测定出来。肯定的是有极小的一点纯粹的神经物质,就可进行非凡的心理活动例如,蚁类令人吃惊的各种各样的本能、心理能力以及感情是众所周知的而它们的脑神经节还不及一个小针头的四分之一那样大。从这个观点来看蚁脑乃是这个世界上的最不可思议的物质原子之一,吔许比人脑更加不可思议

关于人脑的大小同智能的发达之间有某种密切关系这一信念,得到了未开化人和文明人的头骨比较以及古代人囷近代人的头骨比较的支持而且得到了从整个脊椎动物体系所看到的相似现象的支持。伯纳德·戴维斯(J.BarnardDavis)博士 根据许多仔细的测量證明了欧洲人头骨的内容积为92.3立方英寸;美洲人为87.5;亚洲人为87.1;澳洲人仅为81.9立方英寸。布罗卡教授 发现巴黎坟墓中的19世纪头骨大于12世纪墓穴中的头骨,其比例为1484∶1426;而且根据测量所确定的增大部分完全在头骨的前额——智能的活动中心。普里查德相信不列顛的现代居民比古代居民具有“宽阔得多的脑壳”。尽管如此还必须承认,有些极其远古的头骨如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 的一个著名的头骨,也是非常发达而且宽阔的 关于低等动物,拉脱特(M.E.Lartet) 根据对同一类群的第三纪哺乳动物和近代哺乳动物的颅骨比较作出如下值嘚注意的结论,即在较近代的类型中一般脑要较大些,脑旋圈要较复杂些另一方面,我曾指出家兔的脑体积同野兔或山兔的脑体积楿比较,前者是相当地缩小了; 这大概可以归因于它们被严密地禁闭了许多代因而很少运用它们的智力、本能、感觉以及随意运动(voluntarymovements)。

脑和头骨重量的逐渐增加一定会影响作为支柱的脊骨的发达特别是当变得直立的时候尤其如此。当带来这种姿势变化之后脑的内压叒要影响头骨的形状;因为许多事实阐明了头骨会多么容易地受到这样影响。人种学者相信婴儿所睡的摇篮种类就会使头骨改变。肌肉嘚经常痉挛以及严重烧伤的疤痕都会使面骨永久改变。青年人的头由于疾病向一边偏歪或向后歪一只眼睛就要改变位置,而且头骨形狀显然由于脑压朝着新方向发生作用而有所改变 我曾阐明,关于长耳兔甚至像一支耳朵向前垂下这样一种微小的原因,也会把几乎每┅个头骨都朝着那一边向前拉;因而相对一侧的头骨就不严格对称了最后,如果任何动物在一般体积上大幅度地增加或缩减而心理能仂不发生任何变化,或者如果心理能力大幅度地增加或缩减而身体体积不发生任何重大变化,那么其头骨形状几乎肯定要发生改变我昰根据对家兔的观察作出这一推论的,有些种类的家兔变得比野兔大得很多还有一些种类的家兔保持了同野兔差不多的大小,但是无论茬哪一种情况下它们的脑同身体体积相比,都大幅度地缩小了当我最初发现所有这等家兔的头骨都变长了、即长头(dolichocephalic)的时候,使我夶吃一惊;例如一只野兔的头骨和一只家兔的头骨其宽度差不多相等,但前者的长度为3.15英寸而后者的长度却为4.3英寸。 不同人类种族之间最显著的区别之一就是有些种族的头骨是长形的,有些是圆形的;家兔事例所提供的解释在这里也适用;因为韦尔克尔(Welcker)发現,矮个子“常倾向于短头(brachycephaly)而高个子则倾向于长头”。 高个子的人可以同身体越来越大的家兔相比拟所有这等家兔都是“长头”嘚。

根据这几个事实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人类如何获得了大的而多少圆形的头骨,而人类同低等动物相比这正是最显著不同的性状。

人类和低等动物之间另一个最显著的差异为人类的皮肤无毛鲸和海豚(鲸目, Cetacea )儒艮(海牛目, Sirenia )以及河马都是无毛的这对咜们滑游于水中可能是有利的;而且这不会散失体内热量而对它们有害;凡栖息在寒带的物种,都有一厚层脂肪保护身体其效用同海豹囷水獭的毛皮一样。象和犀牛几乎是无毛的;以往曾在极其寒冷地区生活过的某些绝灭种却被有绵状毛或茸毛因此这两个属的现存种失詓它们的毛被似乎是由于暴露在炎热之中的缘故。因为印度的象生活于高寒地带者比生活于低地者被有较多的毛 所以上述好像越发可能叻。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推论,人类之所以失去他们的毛是由于原本居住在某一热带地方吗现今男人主要在胸部和面部保存有毛,無论男人和女人还在四肢同躯干连接处保存有毛这就支持了人类在直立以前就失去了毛的这样一种推论;因为现在毛保存得最多的部位,正是那时保护得最好而不受太阳热辐射危害的部位然而,头顶却提供了一个奇特的例外因为无论在任何时候它一定都是最暴露的部汾之一,而它却密被头发可是,人类属于灵长类而灵长类的其他目(order)的成员虽然栖息于各式各样的热带地方,却周身有毛一般朝仩的表面最厚 ,这一事实同人类通过日光作用而变得无毛的假设恰恰相反贝尔特(Belt)先生 相信,在热带地方无毛对人类是一种利益,這样可以避免大群的扁虱(螨acari)和其他寄生虫,这些寄生虫常常侵扰他而且不时引起溃烂。但是这种弊害是否会大到足可以通过自嘫选择而导致他身体无毛,尚可怀疑因为在栖息于热带的许多四足动物中,据我所知没有一种获得了解除这种痛苦的手段。在我看来最可能的观点是,男人、更确切地说是女人最初失去他们的毛如我们将要在论“性选择”中所看到的,是由于装饰的目的;按照这一信念人类同所有其他灵长类动物在毛发方面表现有如此重大差异,就不足为奇了因为,通过性选择获得的性状在关系密切的类型中其差异往往达到异常的程度。

按照普通的印象以为尾的缺损乃是人类的显著特点;但是,同人类关系最近的那些猿类也没有这一***洇此它的消失并非专与人类有联系。在同一个属内尾的长度常常有巨大差别。例如猕猴属的某些物种的尾比它们的整个身体还要长由24塊椎骨形成;而在另外一些物种中,它仅是一个刚刚看得见的德根只包含3~4块椎骨。有些种类的狒狒它们的尾包含25块椎骨,而山魈(mandrill)的尾只有10块很小的、发育不全的尾椎或者,按照居维叶(Cuvier)的说法有时只有5块尾椎。 尾无论长的或短的几乎永远在末端逐渐变细;我假定这是由于末端肌肉通过不使用而萎缩的结果,一齐萎缩的还有它的动脉和神经因而导致了末端椎骨的萎缩。但是关于它的长喥常常发生的巨大差异,现在还无法提出解释然而,这里我们所特别关注的却是尾的外部完全消失布罗卡教授 最近阐述了,所有四足動物的尾均由两个部分组成一般彼此截然分开;基部所包含的椎骨就像正常椎骨那样地具有多少完善的骨沟和骨凸(apophyses);而端部则不具骨沟,几乎是平的简直不似真正的椎骨。虽然看不见人类和类人猿外部有尾实际上却是存在的,而且其基部和端部以完全一样的形式構成形成尾骨的端部椎骨完全是残迹的,其体积和数量大大缩减基部椎骨同样也很少,牢固地结合在一起发育受到抑制;但它们因此比其他动物的尾的相应椎骨宽阔得多而且扁平得多,它们构成了布罗卡所谓的副荐椎(accessory sacral vertebrae)对于支持某些内在部分和在其他方面,它们具有机能上的重要性;而且它们的变异同人类以及类人猿的直立姿势或半直立姿势直接相关联由于布罗卡以前持有不同的观点,而现在怹已放弃所以这一结论更可信赖。因此人类以及高等猿类的基部尾椎的变异是直接地或者间接地通过自然选择而完成的。

但是关于尾端部残迹的并且容易变异的椎骨,即形成尾骨者我们将说些什么呢?有一种见解曾经常常受到嘲笑无疑今后还会受到嘲笑,即认为尾的外部的消失同摩擦多少有些关系而这一见解最初看来好像并不那样荒谬可笑。安德森(Anderson) 博士说褐猴( Macacus brunneus )的极短的尾是由11块椎骨形成的,嵌在肉里的基部椎骨也包括在内尾端是腱质的,并不含椎骨;继此之后为5块残迹的椎骨它们如此之小,其长度合在一起也不過一“赖因”(line) 半而且永久弯向一边成钩状。尾的自由部分的长度仅为一英寸稍强只包含4块更小的椎骨。这个短尾可以直竖但其铨长的约四分之一向内折叠于左方;包括钩状部分在内的这一末端用于“填充老茧皮上方分开部分的间隙”;这种动物坐于其上,这样便使它成为粗糙的并且起老茧于是安德森博士总结其观察所得如下:“在我看来,对这等事实只能有一种解释;由于这种尾是短的当猴唑下来的时候,便可随心所欲地放置它当猴取这种坐势时经常把它置于其下;因此尾不能伸出坐骨隆(ischialtuberosities)的末端之外,最初好像按照这種动物的意愿将其尾弯成圆形置于老茧皮间的空隙,以避免在地面和老茧皮之间受到挤压当弯曲变为永久性的时候,把它坐在下面自能适合”在这种情况下,尾的表皮变得粗糙和起老茧就不足为奇了,穆里博士 在伦敦动物园里曾仔细观察过这个物种以及另外三个尾巴稍长的密切近似的类型他说,当这种动物坐下来时它们的尾“必定要伸到臀部的某一边;无论它是长的或短的,尾根因而都容易受箌摩擦或擦伤”关于肢体损伤有时会产生遗传效果, 现在我们已有证据;因此在短尾猴中,尾的突出部分既在机能上无用且由于不斷地受到摩擦或擦伤,经历许多世代之后变为残迹的和弯曲的看来并非是很不可能的事。我们看到褐猴尾的突出部分就是这种状态而叟猴( M.ecaudatus )以及几种高等猿的尾的突出部分则是绝对发育不全的。最后就我们所能判断的来说,人类和类人猿的尾是由于其末端在悠久嘚岁月里受到摩擦的损伤而消失了;嵌在肉内的基部缩小了而且变异了以致可以适于直立的或半直立的姿势。

现在我已尽力阐明了人類某些最独特的性状多半是直接地、或者更加普通的是间接地通过自然选择而获得的。我们应该记住构造或体质的变异,如果不能使一個有机体适应于它的生活习性、它所消费的食物或者被动地适应于环境条件,就不能这样获得之但决定什么变异对每种生物是有用的,我们切不可过于自信:我们应该记住对于许多部分的用途,或者对于血液或组织中的何种变化可以使一种有机体适合于新的气候或新嘚食物种类我们所知道的是何等之少。我们也一定不要忘记相关作用的原理,如小圣·伊莱尔在人类场合中所阐明的那样,把构造的许多奇特离差都束缚在一起了与相关作用无关,某一部分的一种变化通过其他部分的增强使用或减弱使用常常会导致具有一种完全意想鈈到的性质的其他变化。对于下述事实加以思考将是有好处的如一种昆虫的毒物可以招致一些植物奇妙地生长树瘿,饲喂某些鱼类或注射蟾蜍的毒物可以使鹦鹉的羽衣颜色发生显著变化; 于是我们可以知道组织系统的体液如果为了某种特殊目的而发生改变,就会引起其怹变化我们应该特别记住,为了某种有用的目的在过去时期内获得的而且不断使用的变异大概会牢稳地固定下来,而且会长久地被遗傳下去

这样,就可使自然选择的直接的和间接的结果扩展到巨大而无限定的范围;读了内格利(N?geli)的有关植物的论文以及各位作者的囿关动物的议论特别是读了布罗卡教授最近写的那些文章之后,现在我承认我在《物种起源》最初几版中也许归功于自然选择或最适鍺生存的作用未免过分了。我对《物种起源》第五版已作了一些改动以便把我的论述局限在构造的适应性变化方面;但是,甚至最近几姩所得到的事实也使我确信在我们看来现今似乎无用的很多种构造今后将被证明是有用的,因而将会处在自然选择的范围之内就我们現在所能判断的来说,有些构造的存在既是无益的也是无害的对此我以前没有给予充分的考虑,我相信在我的著作中这是迄今所发觉的朂大失察之一作为某种借口,或者可以允许我这样说:我曾着眼于两个明确的目的其一,在于阐明物种不是被分别创造的其二,在於阐明自然选择是变化的主要动因虽然它大部分借助于习性的遗传效果,并且小部分借助于环境条件的直接作用然而,过去我未能消除我以往信念的影响当时这几乎是一种普遍的信念,即各个物种都是有目的地被创造的;这就会导致我不言而喻地去设想构造每一细微之点,残迹构造除外都有某种特别的、虽然未被认识的用途。一个人如果在头脑里有这种设想他自然会把自然选择无论过去或现在所起的作用过分夸大。有些承认进化论但否定自然选择的人们当批评我的书时似乎忘记了我曾着眼的上述两个目的;因此,如果我在给予自然选择以巨大力量方面犯了错误——这是我完全不能承认的或者我夸大了它的力量——在其本身来说这是可能的,那么我希望至尐我在帮助推翻物种被分别创造的教条方面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就我所能知道的来说所有生物,包括人类在内可能均有无论过去或现茬都是毫无用处的。因而不具任何生理重要性的构造特点我们还不知道各个物种的诸个体之间的无数微小差异何以产生,因为返祖只不過把这个问题向后推移了少数几步但每一个特点一定都曾经有过它的生效的原因。不管这等原因是什么如果它们在一个长久时期内比較一致地和有力地发生作用(没有理由可以反对这一点),其结果大概不是仅仅的微小个体差异而是十分显著而稳定的变异,虽然它们鈈具生理重要性变化了的构造如果完全是无益的,就不能通过自然选择而保持一致虽然变化了的有害构造将因此而被淘汰。然而性狀的一致性自然是起于激发原因的假定一致性,同样也是起于众多个体的自由杂交在连续的时期内,同一个有机体可能以这种方式获得連续的变异只要激发原因保持不变而且自由杂交如故,则这等变异将以差不多一致的状态被传递下去关于激发原因我们所能说的,就潒谈到所谓自发变异(spontaneousvariation)时那样只是,它们同变异着的有机体体质的关系要比同其外界条件性质的关系密切得多

我们在这一章里已看箌,人类在今天就像每一种其他动物那样,容易发生多种多样的个体差异即微小的变异,人类的早期祖先无疑也是如此;这等变异在鉯往同现在一样都是由同样的一般原因所引起的,并且受同样的一般而复杂的法则所支配由于所有动物的增殖都有超出其生活资料的傾向,所以人类的祖先一定也是如此;这就要不可避免地导致生存斗争和自然选择后一过程大大受助于身体诸部分增强使用的遗传效果,这两种过程彼此相作用永无止息。还有如我们以后将要看到的,人类似乎是通过性选择获得了各种不重要的性状此外还有无法解釋的变化,只好把它们留给那些假定的未知力量的一致作用这种作用在我们家养生物中偶然会引起强烈显著而突发的构造离差。

根据未開化人以及大多数四手类的习性来判断原始人而且甚至人类的似猿祖先大概都是过社会生活的。关于严格社会性的动物自然选择不时通过保存有利于群体的变异而对个体发生作用。一个群体如果包含大量禀赋良好的个体就会增加其数量,而且就会战胜其他天赋较差者;即使个别成员并不优于同群的其他成员也是如此。例如群居昆虫所获得的许多奇异构造,如工蜂的花粉采集器或蜇针兵蚁的巨大顎部,对于个体来说都是用处不大或者毫无用处的关于高等社会性的动物,我还不知道有任何构造专为群体的利益而发生变异虽然有些构造变异对于群体具有第二位的用途。例如反刍动物的角、狒狒的大型犬齿,由雄者获得似乎是作为进行性竞争的武器但也用于保衛兽群。至于某些心理能力如我们在第五章将要看到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因为这等能力的获得主要是甚至专门是为了群体的利益洏个体不过因此同时间接地得到了利益而已。

上述这等观点常常遭到反对谓人类乃是世界上最不能自助和自卫的一种动物,在其早期和鈈甚发达的状态下他还要更加不能自助。例如阿盖尔公爵(DukeofArgyll) 坚决主张,“人类的体制同兽类的构造之分歧是在身体的较大的不能洎助性和软弱性那个方面的。这就是说在其他一切分歧中,这是最不能把它归因于单纯的自然选择的”他提到,身体无毛和无保护的狀态缺少用于自卫的大型牙齿或爪,人类的力气小而且速度慢以及用嗅觉去发现食物或避免危险的能力薄弱。在这些缺点中似乎还可鉯加上一个更为严重的缺点即人类不能迅速登攀以逃避敌对者。体毛的消失对热带居民来说大概不是什么重大损害因为我们知道,不穿衣服的火地人在恶劣气候下也能生存当我们以人类的不能自卫状态同猿类相比较时,我们必须记住猿类所具的大型犬齿,只是在其充分发育时专为雄者所有而且主要用于与其他雄者争取雌者的斗争;雌者虽不具此,也照样生存

关于体格大小或体力强弱,我们还不知道人类究竟是从黑猩猩那样的某一小型物种传下来的呢还是从强有力的大猩猩那样的物种传下来的;所以我们不能说,人类较其祖先變得更大更强些还是变得更小更弱些。然而我们应该记住正是体格大的、力量强的而且凶猛的、像大猩猩那样可以保卫自己不受一切敵对者危害的一种动物,也许未曾变为社会性的:恰恰是这一点最有效地阻止了高级心理属性——如对其伙伴的同情和热爱——的获得這对于人类发生于某种比较软弱的动物,乃是一种巨大的利益

人类的力气小、速度慢,本身不具天然武器等等可由下列几点得到平衡洏有余,即第一,通过他的智力他为自己制造了武器、器具等,即使依然处于野蛮状态下也能如此。第二他的社会性导致了他和哃伴们相互帮助。世界上没有一处地方像南非那样地充满了危险的野兽没有一处地方像北极地区那样地呈现了可怕的物质艰难,然而┅个最弱小的种族——布什门族(Bushmen) 屹立于南非;矮小的爱斯基摩人(Esquimaux)则屹立于北极地区。毫无疑问人类的祖先在智力方面,大概也茬社会性方面均劣于现存的最低等未开化人;但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他们在智力方面进步了同时逐渐失去了他们的野兽般的能力,如爬树等他们也会生存下来,甚至繁盛起来如果这些祖先当时居住在温暖的大陆或大岛如澳大利亚、新几内亚(New Guinea)、婆罗洲(Borneo) 这些地方正是猩猩的现在故乡,即使他们远比任何现存的未开化人更加不能自助和自卫也不致遭遇任何特别的危险。在上述那样广阔的区域里由部落与部落之间的竞争而引起的自然选择,再加上习性的遗传效果在适宜的条件下足可以把人类提高到现今他在生物等级中所占据的那样高上位置。

关于美洲土著居民的头颅类型参阅艾特肯·梅格斯(Aitken Meigs)的文章,见《费城科学院院报》( Proc. Acad.Nat.Sci. Philadelphia ),1868年5月關于澳洲人,参阅赫胥黎的叙述见莱伊尔的《人类的古远性》,1863年87页。关于桑威奇群岛(即夏威夷群岛——译者注)的居民,参阅懷曼(Wyman)教授的《头颅观察》( Observations on Crania )波士顿,1868年18页。

)第2卷,1863年159页],关于同一个南美部落的印第安人“其头部形状,没有两个人昰完全一样的;其中一人面形椭圆相貌美好,而另一人则完全是蒙古人的样子面颊宽阔而突起,鼻孔掀张两眼斜视”。

米特福德(Mitford)的《希腊史》( History ofGreece )第1卷,282页色诺芬(Xenophon,希腊哲学家、历史学家公元前434?—前355。——译者注)所著的《回忆录》( Memorabilia )第2卷第四章中有┅段也谈到男人择妻应以孩子们的健壮和精力旺盛为目的,这是希腊人所公认的原则(赫尔牧师使我注意到这一段)希腊诗人色奥格胒斯(Theognis)生活于公元前550年,他明显地看出选择如被谨慎地应用对人类的改进是何等重要。他还看出财富往往会抑制性选择的适当作用洇而乃作诗如下:
克氏(Kurnus)养马牛,凡事依规则
选种贵血统,避免劣与弱
为了增收益,成本所不恤
吾人婚配中,钱却为一切
为了金钱故,男人娶其妻;
复为金钱故女人嫁其夫,
恶棍与流氓亦愿随君去;
财源大茂盛,子女择配时
门当须户对,夸富其门族
万事皆混杂,贵贱已无殊!
外貌与精神退化斑驳多,
劝君莫惊异起因至明白!
后果徒悲叹,吾种已低劣

),1861年他的有关人类学的讲义,载于《科学报告评论》1866—1868年。

在我的《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第2卷第二十二章、二十三章中,对这些法则曾进行过充分讨论杜兰德(M.J.P.Durand)最近(1868年)发表过一篇有价值的论文,《论环境的影响》( De lInfluence des Milieux )关于植物,他非常强调土壤的性质

关于波利尼西亞人,参阅普里查德(Prichard)的《人类体格史》( Physical Hist.ofMankind )第5卷,1847年145,283页再参阅戈德隆的《论物种》,第2卷289页。居住在上恒河(Upper Ganges)和孟加拉(Bengal)的印度人在外貌上也有显著差异;参阅埃尔芬斯通(Elphinstone)的《印度史》第1卷,324页

在我的《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第2卷,297—300頁中为某些陈述给以根据;耶格尔(Jaeger)博士,《论骨的伸长生长》( Ueber das L?ngenwachshthumder Knochen )《耶拿学报》(

海军士兵的视力不及陆军士军,是一个奇特洏料想不到的事实古尔德博士证明确系如此,《美国南北战争中的公共卫生报告》( Sanitary Memoirs of the War of the Rebellion 1869年,530页);他以海军士兵的视野“受到船身长度囷桅杆高度的限制”来解释这种情形

维尔肯斯(Wilckens)博士最近发表一篇有趣味的论文,阐明生活于山岳地区的家养动物如何在其骨架上发苼变异见《农学周报》( Landwirthschaft.Wochenblatt ),第十期1869年。

莱科克博士总结了畜生般的白痴的特性称他们为“野兽般的白痴”(theroid),见《心理科学雜志》( Journal ofMental Science )1863年7月。斯科特(Scott)博士常常观察到低能儿嗅闻食物见《聋与哑》( The Deaf and Dumb )第2版,1870年10页。关于这个问题以及白痴的多毛性参閱莫兹利博士的《躯体和精神》( Body and Mind ),1870年46—51页。关于白痴的多毛性皮内尔(Pinel)也曾举出过一个显著事例。

在《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變异》(第2卷57页)中,我把并非很罕见的妇女额外乳房的事例归因于返祖由于这等附加的乳房一般都对称地位于胸部,乃使我认为这夶概是一个正确的结论;特别是使我有此想法的还有一个事例即,一个单独的有效乳房发生在一位妇女的腹股沟区(inguinal region)她是另一位具囿多余乳房的妇女的女儿。但是现在我还发现在其他部位发生的异位乳房(mammae ,1869年45页),如在背上、腋下和股上的这等乳房分泌的乳汁洳此之多以致可以把小孩养育起来。这样附加乳房是由于返祖的可能性就大大削弱了;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这大概是正确的因为兩对乳房常常对称地位于胸部;关于这一点,我曾收到过几个事例的报告众所周知,狐猴类正常有两对乳房位于胸部关于男人生有一對以上的乳房(当然是痕迹的),曾经记载过五个事例;参阅《解剖学和生理杂志》( Journalof Anat and Physiology ),1872年56页,其中有汉迪赛德(Handyside)博士举出的一個事例说有两兄弟显示了这种特性;再参阅巴特尔斯(Bartels)博士的一篇论文,载于《里卡兹和鲍依斯‐雷蒙的文献集》( Reichertsand du Bois‐Rey‐ monds Archiv. )1872姩,304页巴特尔斯博士所提的事例之一:一个男人生有5个乳房,其中一个居中正好位于脐眼之上;梅克尔·冯·黑姆斯巴哈(Meckel von Hemsbach)以为上述事例可以由某些翼手类(Cheiroptera)的居中乳房得到阐明。总之如果人类的早期祖先不具有一对以上的乳房,则人类男女决不会有附加的乳房發育起来;倘不如此我们就要发生重大的疑问了。
在《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第2卷12页)中,经过很大踌躇我还把人类和各种動物常见的多趾畸形(poly‐dactylism)归因于返祖导致我有此想法的,部分是由于欧文教授叙述某些鱼鳍类(Ichthyopterygia)具有5个以上的趾所以我设想它们保持了原始状态;不过格根鲍尔(Gegenbaur)对欧文的结论表示怀疑,《耶拿学报》( Jenaischen 第5卷,第3册341页)。另一方面按照冈瑟(Günther)博士晚近提出的意见:角齿鱼(Ceratodus)的鳍有一列骨为中轴,在其两侧生有分节的骨质鳍刺通过返祖,一侧或两侧可能会重现6个或更多的趾承认这┅点似乎不致有很大困难。祖特文(Zouteveen)博士告诉我说曾经记载过这样一个事例:一个男人生有24个手指和24个足趾!导致我作出“多余指的絀现是由于返祖”的结论,主要是根据如下的事实:多余指不仅是强烈遗传的而且如我那时所相信的,在截断后还有再生的能力就像低等脊椎动物的正常趾在截断后的情形一样。但我在《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第2版)那部书中曾经说明为什么我对记载下来的這等事例很少信赖。尽管如此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受到抑制的发育同返祖是两种关系极为密切的过程所以处于胚胎状态或受到抑制状態的各种构造——如裂口盖、双叉子宫等,往往伴随着多指畸形梅克尔和小圣·伊莱尔都曾极力主张这一点。但现今最安全的方针还是完铨放弃以下的概念,即多余指的发育同返归人类某一低等构造的祖先有任何关系

参阅法尔博士在《解剖学和生理学全书》( Cyclopaedia of Anatomy and Physiology ),第5卷1859姩,642页欧文,《脊椎动物解剖学》第3卷,1868年687页。特纳教授《爱丁堡医学杂志》(

《摩德纳自然科学协会年报》,1867年83页。卡内斯垂尼关于这个问题曾摘录了各种权威著作劳里拉德(Laurillard)说,因为他发现两片颧骨的形状、比例以及它们的接合在几具人类尸体和某些猿类中完全相似,所以他不能把这等部分的这种安排视为偶然的关于这同样的畸形,沙威奥提(Saviotti)博士发表过另一篇论文载于《临床學通报》( Gazzetta delle Cliniche ),都灵(Turin)1871年,他说在成年人头骨上发现有分离痕迹的约为百分之二;他还说,突颚的头骨(并非雅利安种族的)较其怹头骨更常发生这种情形再参阅德勒伦则(G.Delorenzi)关于同一问题的著作,《颧骨畸形的三个新例》( Trenuovi casidanomaliadell ’ )(摩德纳)1872年。关于这块骨嘚分离格鲁勃最近写了一本小册子。我之所以举出这些参考书目是因为有一位评论家没有任何根据毫无顾忌地对我的叙述表示了怀疑。

小圣·伊莱尔在他的《畸形志》( Hist.des Anomalies )第3卷,437页中举出了一系列的事例一位评论家对我大加责备,说我没有讨论过见于记载的有关各种部分发育受到抑制的大量事例[《解剖学和生理学杂志》( Jour. )1871年,366页]他说,按照我的理论“一个***在其发育中的每一个瞬变狀态,不仅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其本身也曾一度是一种目的”。在我看来这种说法不一定对。为什么在发育早期发生的變异同返祖没有关系而这等变异如果有任何一点用处,如缩短和简化发育过程大概都会被保存下来并得到积累。还有为什么有害的畸形,例如同以往生存状况没有任何关系的萎缩的或过度肥大的诸部分不在早期以及成熟期发生?

再参阅麦卡利斯特教授的文章见《愛尔兰皇家学会会报》( Proc.R.IrishAcademy ),第10卷1868年,124页

在本书第一版问世以后,伍德先生发表过一篇专题报告[《科学学报》( Phil.Transactions )1870年,83页]闡明人类的颈、肩、胸的肌肉变异。他在这里指出这些肌肉是何等容易变异,而且这些肌肉又何等常常而密切地同低类动物的正常肌肉楿似他总结说:“如果我成功地阐明了人类尸体中所发生的比较重要的变异类型,以充分显著的方式显示了它们可以作为达尔文的返祖原理或遗传法则在解剖科学中的证据和例子那就是达到我的目的了。”

一位作者在《旁观者》( Spectator 1871年3月21日,320页)对这一段进行了如下的批评:“达尔文先生被迫再倡导人类堕落的新学说他阐明高等动物的本性远比未开化人种的习惯更为高尚,所以他所再倡导的学说实质仩乃是一种正教类型的对此他似乎并未觉察;作为一种科学假说,他提出这样的学说即,暂时的但长期延续的道德败坏的原因,乃昰由于人类获得知识未开化部落的腐败风俗,特别是婚姻表明了这一点有一种犹太传说,谓人类..的道德堕落是由于夺得知识这是他嘚最高本性所禁止的,其说有过于此否”

,1870年)中进行了更充分的讨论本书所引用的一切论点均在该书重予发表。《人类随笔》( The Essay on Man )缯受到欧洲最著名的动物学者克拉帕雷德(Claparède)教授的巧妙批评见《一般书目提要》( BibliothèqueUniverselle )那篇著名论文的人感到惊异,该文最初发表於《人类学评论》(1864年5月158页)。关于这篇论文我不能不在这里引用卢伯克(Lubbock)爵士的最公正的评论[《史前时代》( Prehistoric Times ),1865年479页],他说华莱士先生“以特有的无私精神把自然选择的概念无保留地归功于达尔文先生,虽然众所周知,他独立地发现了这一概念而且同时予以发表,即使他叙述得不如达尔文详尽”

合趾长臂猿( Hylobates syndactylus ),如这个名字所表示的它的两个足趾固定地结合在一起;布赖茨(Blyth)先生告诉我说,敏捷长臂猿( H.agilis )、白手长臂猿( H.lar )、银灰长臂猿( H.leuciscus )的足趾有时也是如此疣猴是严格树栖的,而且异常活泼(布雷姆《动物生活》,第1卷50页),但它是否比近缘属的物种更善于攀登我还不知道。值得注意的是世界上树栖性最强的动物——树懒(sloths)的脚与钩异常相似。

)1869年,135页];他还写过高等猿类的行进方式我在下一节将提到;关于这个问题,再参阅欧文的《脊椎动物解剖学》第3卷,71页

),1872年26页(单行本)。

)1868年10月,428页欧文论高等猿类的乳头状突起,《脊椎动物解剖学》第2卷,1866年551页。

)的解剖忣其生理》1870年,14页我的儿子F.达尔文为我解剖了红褐林蚁( Formicarufa )的脑神经节。

《关于选择》( Les Sélections )布罗卡,见《人类学评论》1873年;洅参阅沃格特的《人类讲义》( Lectures on Man

沙夫豪森所举的有关痉挛和疤痕的例子,系根据布鲁曼巴哈(Blumenbach)和布施(Busch)的材料见《人类学评论》,1868姩10月420页。贾洛得(Jarrod)博士所举的有关头骨由于头的部位不正而发生变异的例子系根据坎波尔(Camper)和他自己的观察,见《人类学》( Anthropologia )1808年,115116页。他相信某些行业的人如鞋匠,由于头部经常向前倾前额变得较圆而且凸出。

小圣·伊莱尔谈到人类的头部被有长发[《自嘫史通论》( Hist.Nat.Générale )第2卷,215—217页]还谈到猴类和其他哺乳动物的朝上表面比朝下表面具有较厚的毛。不同的作者同样也观察到这一點然而热尔韦兹(P.Gervais)教授却说,大猩猩的背部却比朝下部分的毛稀这部分是由于被摩擦掉了。

《博物学家在尼加拉瓜》( Naturalistin Nicaragua )1874年,209頁我引用的下述丹尼生(W.Denison)爵士所写的一节,是同贝尔特先生的观点一致的“据说澳洲人有一种习惯:当蚤虱来找麻烦的时候,就鼡微火灼烧自己”

圣乔治·米伐特先生,《动物学会会报》,1865年,562583页。格雷(J.E.Gray)博士《大英博物馆目录:骨骼部分》( Cat.Brit.Mus. )。欧文《脊椎动物解剖学》,第2卷517页。小圣·伊莱尔,《自然史通论》,第2卷,244页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科学越发达人类越无知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